Cover:那些從零開始新建的城市,它們都經歷瞭什麼?

2018/11/10 来源:好奇心日報

Cover:那些從零開始新建的城市,它們都經歷瞭什麼?

面對鼠疫肆掠的米蘭,達·芬奇在腦中勾勒出瞭“理想城”的藍圖。英國埃比尼澤·霍華德爵士提出“田園城市”概念,試圖在工業革命後平衡住宅、工業和農業區域。1900 年代的歐洲和北美出現瞭大量城市改造和重建的情況。

現在有一種“歷史重演”的感覺,隻是這次那些拔地而起的建築出現在瞭發展中國傢的土地上。這些國傢試圖通過規劃和重建,讓污染嚴重、城市化進程造成基礎設施捉襟見肘的地方重新煥發活力。《彭博商業周刊》對這種現象進行瞭探討。

尼日利亞的拉各斯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城市,在它周邊的住宅商業項目 Eko Atlantic 有一個打造成“尼日利亞的曼哈頓”的目標;馬來西亞有投資達到 1000 億,為 70 萬人提供居住空間的“森林之城”;加納的“希望之城”將見證非洲最高建築的興起;盧旺達的“願景之城”則會配置免費的 Wi-Fi 以及由太陽能驅動的路燈……

在各國政府眼裡,這些大型的開發區域有吸引資本的潛力。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的地理學教授 Sarah Moser 表示,社交網絡也在為新城市建設推波助瀾:“因為當地的領導能夠通過展示 CG 模型,讓一切看上去非常完美。”另外,對於一些發展中國傢而言,新城市會讓它們擺脫殖民地的歷史痕跡。

埃及的“新開羅”可能是這些崛起的烏托邦中最閃耀的明星。Ashraf Abdel Mohsen 是新開羅背後的設計師。2011 年埃及革命後,整個國傢彌漫著樂觀的情緒。他和同事醞釀出瞭建設七座不同首都城市的計劃,開羅仍然會是埃及精神文化的重心,新建的城市則會孕育更多教育、科技、商業產業的機會。2014 年,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成為埃及總統。新總統親自表達瞭對 Ashraf Abdel Mohsen 的計劃,但要建的不是七座城市,而是一個新開羅。新開羅成為埃及新名片的同時,也能夠緩解人口擁擠的開羅的壓力。

Cover:那些從零開始新建的城市,它們都經歷瞭什麼?

新開羅這種“計劃城市”的概念並不新。1960 年代巴西的巴西利亞、印度的昌迪加爾和巴基斯坦的伊斯蘭堡都是這樣的例子。但新開羅與它們相比規模和聲勢更加浩大。由芝加哥設計公司 Skidmore, Owings & Merrill LLP 繪出的藍圖非常壯觀:鬱鬱蔥蔥的棕櫚樹和公園與摩天大樓相間,城市中間的公園是紐約中央公園面積的兩倍,此外還有一座面積是加州迪士尼四倍的樂園。建設需要的土地都是政府所有,這也省去瞭商談的麻煩。

新開羅一開始有阿聯酋開發商的資助。在它退出後,兩傢中國國企帶來瞭資助。不過它們的角色後來也變得模糊,埃及政府和當地公司因此承擔起瞭投資。預計在明年,居民就可以陸續搬入,一些政府部門則已經開始瞭搬遷。

還是有人對新開羅的前景持懷疑態度,畢竟,埃及的人均 GDP 還不及迪拜的十分之一,新開羅位於沙漠地帶,對這裡的供水也會帶來問題。不過這些都無法掩蓋圍繞項目的明星光環。

縱觀歷史,即使再先鋒,“明日之城”也難逃發展的挑戰。法國建築師皮埃爾·查爾斯·朗方規劃美國首度華盛頓時,不會預料到以後城市會有滿足驅車的需求,巴西利亞曾經先驅的建築如今看起來成為瞭復古的代名詞。

另外,未來有太多未知因素。10 年前,阿聯酋提出瞭“馬斯達爾城”的計劃,預計建成後的城市裡不會有污染排放。但是,金融危機的到來,讓這個預計 2016 年完工的計劃延期。馬斯達爾城雖然沒有達到預期,但這並不意味它的失敗。它仍然是綠色科技的一塊試驗田,三菱集團、施耐德電氣和西門子都在那裡有分部。評價現在規劃中的新城市,也不該隻用最初目標這一個標準。畢竟,它們中有很多可能都為瞭吸引投資者而誇大瞭目標。

事實上,現在顯得混亂的開羅也曾有被看做烏托邦的歲月。在 969 年前,它不過是一塊被人遺忘的土地。後來,一位名叫 Jawhar 的將軍為瞭讓哈裡發的宮殿遷到這裡而為開羅帶來瞭一套建設方案,由此拉開瞭後來人們熟知的埃及首都的序幕。

開羅代表瞭一種城市命運的循環:秩序最終讓位給混亂,這種情況最終會引來新一代的規劃者,他們夢想著把一切推倒重來。

以下是《彭博商業周刊》舉出的一些新城市案例

新開羅,埃及

建設開始時間:2015 年

預計容納人口:500 萬

主要建設資金來源:埃及政府

這個項目要把 700 平方公裡的沙漠地帶轉化成議會、政府大樓、外國使館和大公司的駐地,從而減緩開羅的壓力。它預計會創造出 200 萬個新的工作職位。為瞭給這裡供水,需要從鄰近的衛星城市輸運。即使如此,聯合國還是預測,新開羅會在 2025 年遭遇水資源短缺。

Eko Atlantic,尼日利亞

建設開始時間:2008 年

預計容納人口:25 萬

主要建設資金來源:尼日利亞政府和尼日利亞公司

CG 效果圖呈現的是金光閃閃的辦公樓、奢侈的公寓、購物大道和精致的電網。拉各斯的擁擠和城市下沉的狀態是它希望解決的問題。不過,由於 Eko Atlantic 被八米高的海堤環繞,一些人抗議稱,清淤會造成水土流失,風暴潮也會給周邊的社區帶來傷害。

Yachay,厄瓜多爾

建設開始時間:2013

預計容納人口:12.5 萬

主要資金來源:厄瓜多爾政府

項目是在前總統拉斐爾·科雷亞還在位的時候開始建設的。它旨在把厄瓜多爾轉化為一個知識經濟國傢,減緩對香蕉、蝦和石油出口的依賴(Yachay 來源於厄瓜多爾的本土語言,是“知識”的意思)。10 億美元的投入一部分分配給瞭 Yachay Tech University 的建設。不過,大學偏遠的位置、資金的緊張和政權的更迭都讓這個項目前景變得模糊。大學的建設幾乎停工,而計劃中的制藥廠和電動汽車的工廠從未成形。

Cover:那些從零開始新建的城市,它們都經歷瞭什麼?

Rawabi, 約旦河西岸地區

建設開始時間:2010 年

預計容納人口:25 萬

主要資金來源:巴勒斯坦公司和卡塔爾公司

它的建設可以看做是對附近以色列建築的一種回擊。構想中的這塊區域沒有設置太多的驅車空間,而把路面留給瞭行人,同時也增加瞭建築的密度。不過,這裡對於普通居民恐怕會太過昂貴。

題目和文中圖片來自:Wiki Commons、Flickr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