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西電東送遇到高耗能產業轉移

2018/11/09 来源:南方能源觀察

全文3066字,閱讀大約需要5分鐘

南方能源觀察

微信號:energyobserver

歡迎投稿,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eo記者 薑黎

隨著特高壓輸電線路建設的重啟,“西電東送”這個貫穿中國電力發展史的名詞再次出現在熱門討論榜上。

西電東送還有多少增長空間?未來會有拐點嗎?何時會出現拐點?

eo此前瞭解到,多位院士專傢討論提出,西電東送近期還有增長空間,新能源基地外送和綜合能源基地外送將成為主力。但遠期(2030-2035年)能源-負荷的逆向分佈有所緩解,西電東送,特別是水電外送將趨於飽和,增量安排需慎重考慮。

21世紀初,西電東送為東部地區解決瞭機組容量不足,大幅度大范圍缺電問題,為西部地區帶去投資,發揮其資源優勢,促進經濟發展。如今西部能源送往東部的大方向已成定局,東部地區控煤壓力日增,仍然是負荷中心,再次證明瞭保證西電東送暢通的必要和迫切。但值得註意的是,近兩年來,西部電量保持高位增長,部分省份更是出現瞭“突發增量”,而東部迫於環境壓力,高耗能產業向西移動的步伐也還在持續。

東西部能源消費模式的變化或許會讓西電東送的未來變得更加復雜。

西南喜迎高載能

“新增電量的規模和速度確實在意料之外。”電網企業的一位研究者曾感嘆近期雲南地區的負荷增長超出預期。

日前,中鋁集團總經理餘德輝在接受財新專訪時表示,中鋁希望在雲南擴大鋁板塊,一部分產能已經轉過去瞭,將來要把京津冀周邊地區的產能也轉移過去。

他指出,中國鋁土礦資源非常匱乏,僅占全球總資源量的3%,氧化鋁、電解鋁的產量卻超過全球50%,資源保障能力嚴重不足,鋁土礦對外依存度超過60%。

“現在河南、山東就開始沒資源瞭,山西、貴州和廣西這些地方還有一點。”

中鋁的策略是,不允許原地新增,要向具有清潔能源優勢、有新能源優勢及有煤炭優勢的邊遠地區集中,並堅決淘汰落後產能,嚴控常規燃煤發電煉鋁,最大限度實現節能減排。

西南和西北地區比東部和中原更能滿足這樣的生產環境要求。

餘德輝透露說,轉移的前提是電價有競爭力,目前和雲南雖還在博弈當中。

越來越多的企業被比煤電便宜,又是清潔能源的雲南水電所吸引。

2018年4月,河南神火集團有限公司發佈公告宣佈與雲南合作,通過企業內部產能轉移的方式,設立雲南神火鋁業,在雲南文山州分兩期建設年產90萬噸電解鋁項目。如若順利,在2-3年內神火集團將會關停在河南的全部電解鋁廠。

據eo瞭解,雲南近年計劃形成700萬噸產能,2018年已投產90萬噸,2019年計劃60萬噸,對應150億度增量電量。

與此同時,2017年底,雲南省人民政府發佈的《關於推動水電矽材加工一體化產業發展的實施意見》(下稱《意見》)提出,到2020年,工業矽總產能控制在130萬噸以內,力爭建成7萬噸多晶矽、8.8萬噸單晶矽及“切片加工-15GW電池組裝-太陽能發電”矽光伏產業鏈,初步形成矽半導體材料及矽電子元器件的矽電子產業鏈,全產業力爭消納水電300億千瓦時。

《意見》特別強調制定專項用電方案,千方百計降低電力發、輸、供、用各環節成本,引導電力企業同矽材企業達成長期供電合同,積極推動建立矽材電價聯動機制,鼓勵采取參股等方式組成產業聯盟。

同樣具備水電優勢的四川,今年提出瞭開展水電消納產業示范區試點。在甘孜、攀枝花、雅安、樂山等地,探索以“專線供電”方式較大幅度輸配環節電價,實現示范區內整體電價水平明顯下降,促進綠色高載能、特色產業發展。

甘肅、新疆、寧夏等地作為西電東送大省,對高耗能產業的扶持力度也可以與雲南、四川媲美。

這些資源大省敞開胸懷迎接高載能產業,多年努力之下,終於稍見成效。高載能產業自東向西轉移在一定程度上將提升資源大省就地消納電力的能力。

東部渴望清潔電

在西南省區找到一點點“出路”時,東部省份過得並不輕松。“控煤”二字時刻牽動著神經。

浙江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日前印發《浙江省進一步加強能源“雙控”推動高質量發展實施方案(2018-2020年)》,方案表明,到2020年浙江要建立能源“雙控”倒逼轉型升級體系。其中提到:全力爭取省外來電,提高“外電入浙”比例。爭取國傢相關部委支持,深化省間電力合作,在確保電網安全運行的前提下,充分利用現有外來通道能力,增加皖電東送、寧東機組、福建核電等送電量,增加的購電成本納入全省電價盤子統籌。

廣東環境保衛廳2018年5月7日對外發佈《廣東省打贏藍天保衛戰2018年工作方案》明確,到2020年,廣東省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1.65億噸左右。今年以來,主政者多次在公開場合明確,推動發展海上風電和氣電。

另兩個電力消費大省山東和江蘇,壓力更加突出。

《中國能源報》早前報道,2018年6月18日,重點地區2016年度煤炭消費減量替代目標完成情況顯示,山東、江蘇兩省2016年的煤炭消費總量不降反增。

這是山東繼2015年後,煤炭消費量第二次不降反升。2016年,該省煤炭消費量占全省一次能源消費的近80%。厚重的經濟產業結構,較快的增長速度,以及清潔能源的缺乏給山東帶來瞭持續的控煤壓力。如今,山東倚賴新的核電並網,同時將繼續大力實施“外電入魯”。

江蘇的全社會用電量和最高負荷近兩年不斷刷新紀錄,而煤炭消費量也“蹭蹭”上升。近年來,該省從甘肅、四川等地引入清潔電,大力發展新能源和分佈式。

據eo瞭解,2018年,山東與四川,江蘇與甘肅、四川通過發電合同轉讓交易實現瞭純清潔能源置換。

此外,高溫和工業生產回暖讓多地負荷飆升,加上發輸電側的一些不可控因素,比如因談不攏電價而拒絕外送,線路突發性故障等,東部地區部分省份電力吃緊。

有業內人士指出,對西電東送的預期和控煤要求,東部省份備用容量建設減少,一旦發生變故會使得本省電力緊張,增加負荷平衡的難度。

從上述各地的能源發展策略不難看出,為瞭減小電能供給受制於人的風險,平衡電力緊張狀況,同時帶動新的產業增長點,東部地區對儲能、分佈式等具有補充性質的就地能源建設逐漸“上心”。

大通道建設重啟

與上述東西部需求旺盛相對應的是清潔能源棄電率的下降。

日前,國傢能源局副司長梁志鵬介紹可再生能源並網運行情況時說,2018年前三季度棄風率平均7.7%,棄光率平均2.9%,棄風率超過5%的有內蒙古、吉林、甘肅、和新疆四省區,棄風率同比顯著下降。棄光率超過5%的隻有甘肅、新疆、陜西三個省區。

梁志鵬強調,下一步,將繼續完善清潔能源消納的體系和工作機制,力爭盡快緩解棄水棄風棄光狀況。其中第一點就提到,加快西南水電外送通道建設,抓緊建設局部地區的風電光伏發電送出受限的電網“卡脖子”工程。

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工程近期正式獲得國傢發改委核準。為繼續保持可再生能源消納的良好勢頭,保障中東部地區的電力供應,還有11條特高壓輸電線路將在2020年前獲批。

相關測算顯示,12條特高壓項目如果全部核準,總投資規模約1600億元,有望帶動超過400億的主設備需求,核心設備供應商有望獲得數十億的設備訂單,並在2019-2020年集中交付。

對於數年未能啟動大建設,又受到輸配電價成本管控的電網來說,這是個機遇,對正處於迷茫階段的經濟也是一劑強心針。

與此同時,這也意味著數年內國內電網發展重心仍然在遠距離電力調配上。

有業內人士指出,大規模特高壓線路的建設雖然有利於消納,但是受到建設成本高企以及物價水平的影響,建成後的輸配電價將遠高於此前建設的同類工程,會降低西電的競爭力。不過,鑒於對終端電價水平的控制,新投建的線路價格核定可能面臨一定程度地壓減,通過拉長周期來保證成本收益。

反觀同樣正在經歷能源轉型的美、歐、澳電力市場,近年來的精力則主要花在提升電力系統適應更分散的能源消費模式的能力。

比如,為鼓勵電動汽車等分佈式需求響應資源參與電力市場,美國PJM電力市場修訂需求響應資源準入規則,允許單位更小、更加分散的資源納入調度、參與市場;澳洲市場近期計劃把原本半小時的結算周期縮短到5分鐘,為的是讓反映速度極快的電池儲能體現其價值等等。

國內電網會否迎來戰略轉變的那天呢?

當西電東送遇到高耗能產業轉移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