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手中好牌不多瞭……

2018/11/09 来源:野馬財經

王健林手中好牌不多瞭……

作者|陳夢霏

來源|野馬財經

如今的王健林,還有勇氣喊出那句“萬達進入的領域,誰都別想做老大”嗎?

“王校長”的IG戰隊勇奪全球總冠軍,停牌16個月的萬達電影(002739.SZ)卻並未沾到半分喜氣,反而在復牌歸來的5個交易日裡連續吃瞭4個“一字”跌停,總市值共蒸發超過218個“小目標”。截至11月9日收盤,萬達電影總市值僅390.5億元。

另一邊,讓股民們等得黃花菜都快涼瞭的萬達影視百億重組方案,幾經調整之後,至今未能一錘定音。

面對市場的一片質疑聲和接踵而至的三個跌停板,萬達電影似乎並不太care。對此,野馬財經聯系瞭萬達電影證券事務部門,對方表示跌停隻是暫時的。另一位接近萬達電影高層的內部人士對野馬財經表示,“影視板塊行情不景氣,‘補跌’是很正常的。”

不過在部分業內人士看來,萬達電影復牌前夕對深交所《問詢函》的回復,以及再度讓步的重組方案,或許才是萬達電影回歸遇冷的重要原因。

“東方好萊塢”成色降低

11月5日,萬達電影發佈公告披露,公司對此前收購萬達影視的重組方案進行瞭調整。

相比今年6月份公佈的重組方案,其中備受關註的是交易價格較之前下調瞭近10億元。支付方式,則由“現金+發行股份”改為全部通過發行股份的方式進行支付。其中,萬達投資所持標的資產對應部分對價,由現金方式支付調整為發行股份的方式支付。

值得一提的是,這已經是萬達電影2016年首次公佈重組方案以來,作出的第三次變動。

王健林手中好牌不多瞭……

對於支付價格的下調,萬達電影方面對野馬財經解釋稱,原先的方案是以2018年3月份出具的資產評估報告為基準,這次是按照7月份出具的報告為基準,而且方案調整也跟這段時間影視行業遭到沖擊有關。

至於支付方式的調整,萬達電影前述內部人士對野馬財經表示,“我們是一直希望用發行股票的方式交易的,隻是因為停牌期間引進瞭戰略投資者,為避免觸發《證券法》規定的短線交易,所以向萬達投資支付的部分采用現金交易,但現在時間滿6個月瞭,也就不存在這個顧慮瞭。”

事實上,為瞭推動對萬達影視的順利收購,萬達電影作出的調整不止於此。野馬財經註意到,除瞭交易價格相比2016年第一次公佈重組方案時降瞭近7成,就連80億元的募集資金也不翼而飛。

王健林手中好牌不多瞭……

(來源:萬達電影對深交所《問詢函》回復公告)

此外,在傳奇影業被剝離之後,萬達電影雖然新增瞭電視劇和遊戲資產,但此前吹捧的“東方好萊塢”噱頭已然大打折扣。

另據萬達電影最新公佈的三季度成績單,似乎也不甚令人滿意。數據顯示,萬達電影2018年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35.37億元,同比增加7.06%,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3.67億元,同比僅增加0.31%。

在重組不順、業績增長疲軟的困境下,若此次對萬達影視的收購能順利推進,對於萬達電影而言或許將是一劑強心針,王健林手中也能再多一張王牌。畢竟在接連剝離部分文旅、酒店等重要資產之後,王健林拿得出手的好牌已經不多。

一手好牌所剩無幾

在過去兩年裡,割肉、止損成為萬達和王健林的主旋律。今年年初的萬達集團年會上,王健林曾說,“2017年是萬達集團歷史上難忘的一年,萬達經歷瞭風波,承受瞭磨難。”

可事實上,萬達近兩年的一系列動作,何止於輕描淡寫的“風波”二字。

自從2008年王健林花200億元,在長白山上種下一顆“文旅夢”後,萬達集團的文旅畫卷一鋪就是十年。盡管王健林深知,旅遊是一條大投入、大產出且回報周期長的“不歸路”,但是面對這片動輒千億、至今已達萬億的藍海,王健林怎會輕易放棄?

於是在經歷26個月的努力之後,排除萬難的王健林成功拿下這根難啃的骨頭,包含9傢酒店、亞洲最大的長白山國際滑雪場,以及旅遊小鎮等在內的設施項目,於2010年建設完成並順利開張。

王健林手中好牌不多瞭……

(萬達長白山國際滑雪場)

此後,初嘗甜頭的王健林又陸續拿下瞭西雙版納、大連金石灘等數十個以上的文旅項目。其中一些項目,還是地方政府因“萬達”這塊金字招牌,主動上門給予優惠政策換來的。

在一段時間裡,文化旅遊產業幾乎成為萬達商業地產之外的核心支柱產業,王健林更是為此樂此不疲,一度親自上陣跑馬圈地。其中,一度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便是,萬達商業赴港上市的前一天,王健林親自奔赴武漢,為重金打造的“漢秀”站臺。

在王健林眼中,文旅產業儼然成瞭他以大投入為代價,摸來的一張好牌。一張可以在來日與影視湊成一對“王炸”,為萬達建立新護城河的王牌。

當然除瞭重金文旅,王健林還給自己留瞭兩個後手,一個是飛凡電商一個是萬達商管。2014年8月,萬達拉來騰訊、百度共同出資成立飛凡電商,50億元的首期投資,一度震動瞭整個互聯網。

隻可惜,有鳳頭無豹尾。2016年7月7日,飛凡的工商資料悄然變更,百度、騰訊的名字消失,“騰百萬”的美名最終隻留下萬達孤零零的身影。2017年9月,飛凡原定的15億美元融資方案也莫名推遲。三個月之後,危機再度降臨,飛凡內部員工爆料“裁員70%”。

七零八落的飛凡,現今已不再如王健林期望的那般“非凡”。與此同時,王健林曾經引以為傲的文旅王牌,因降杠桿的大勢所趨,也即將被抽走。

由於文旅項目前期耗費瞭萬達大量的資金和資源投入,再加上此前大肆收購體育產業,並購傳奇影業等文娛產業。2017年日益增加的負債使王健林壓力山大,不得不回歸“輕資產”路線,並從2017年起開啟瞭“瘦身”模式。

2017年7月,萬達以637.5億元的總價,將旗下13個文旅項目91%的股權以及76個酒店項目分別出售給融創中國(01918.HK)和富力地產。據說簽約現場三位大佬“相談甚歡”,期間還鬧出瞭疑似現場摔玻璃杯的插曲。

2017年8月,萬達放棄收購倫敦九榆廣場,富力、中渝置地接盤。2018年1月16日,萬達出售持有萬達·倫敦ONE項目60%的股份,並宣佈將出售項目所得用於償還萬達香港的貸款和利息,為物業項目的營運及發展提供資金……

2018年10月,王健林與孫宏斌哥倆好的“世紀收購”繼續。萬達集團方面發佈公告,融創中國將出資62.81億元收購萬達原文旅集團和13個文旅項目的設計、建設和管理公司。

至此,融創中國將萬達文化管理100%股權全部收入囊中。據統計,兩次交易加上此前收購耗資的438.44億元,融創中國總共付出的代價為501.25億元。

忍痛割愛,以退為進?

十年磨一劍。力排眾議養育的“親兒子”,一朝被賣究竟心不心疼,恐怕隻有王健林自己知道。不過即便再心疼,在多個監管部門共同推進去通道、去杠桿的政策背景下,又有萬達商管回A的對賭協議這塊巨石壓頂,王健林也隻能咬牙前行。

2016年,赴港上市不到兩年的萬達商業(後更名為“萬達商管”)對外宣佈私有化退市,不過私有化資金並不是萬達自掏腰包,而是與投資者簽署瞭一份對賭協議。據界面等媒體報道,若2018年8月31日之前,萬達商業無法在A股上市,則需回購全部股份並支付10%至12%的利息。

對A股心懷希冀的王健林,爽快地答應瞭。隻可惜天有不測風雲,萬達商業回A之路剛剛開啟,監管風向隨即劍指負債居高的房地產企業。在政策性去杠桿環境下,房地產公司回歸A股變得微妙,萬達商業IPO排名由2016年底的第70名,降至2018年8月的第85名。

幸好,機智的王老板眼看排隊遙遙無期,預料萬達商管無法按照預期完成上市目標,趁早拉來瞭幾位實力非凡的小夥伴助陣。

2018年1月29日,四大巨頭連夜馳援。其中,騰訊控股作為主發起方,聯合蘇寧、京東、融創,計劃投資約340億元人民幣,收購萬達商業香港退市時引入部分投資人所持約14%的股份。同時協議約定將上市截至時間推遲5年,上市地點也從A股放寬為不規定地點。

此舉,算是為王健林贏得瞭充裕的轉圜餘地,暫時移走瞭懸在萬達商業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但各方也提出相應的條件,要求萬達商業不可以更改其主營業務,“萬達商業”正式更名為“萬達商管集團”,且2019年租金的凈收益要達到190億元,否則將給予現金補償。

如今萬達商管有瞭騰訊、蘇寧等明星的資本背書,另一方面近兩年萬達通過不斷“賣賣賣”,瘦身效果已初見成效。根據萬達方面公佈的財務數據,2017年萬達商業地產收入占總收入的40%。

另據上海清算所官網上所披露一份公告的數據,萬達商管2018年上半年總營收同比下降約14%,利潤卻同比上升約7%。這意味口中喊著“去地產”、“輕資產”的萬達商管正在變輕。而且在輕資產化轉型取得一定成效之後,萬達商管已經迎來瞭來自證監會的好消息。

根據證監會官網11月5日信息,萬達商管IPO排隊審核狀態已經由“已反饋”更新至“預先披露更新”,萬達商管回A之路至此又近一步。你認為,萬達商管最終能否完成對賭,成為王健林在A股的另一張王牌?歡迎評論區留言。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