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德爾留任巴伐利亞州長

2018/11/09 来源:歐洲時報

【歐洲時報記者張喬楠編譯報道】馬庫斯·索德爾來自弗蘭肯地區,他早就對巴伐利亞州州長的位置虎視眈眈。當他25年前加入青年聯盟的時候,時任州長還是弗蘭茨·約瑟夫·斯特勞斯。在1982年的那次州議會大選裡,他們所在的基社盟(CSU)擁有58.3%的票數。

近來基社盟的日子並不好過。不少人認為,基社盟的“遺產”已經危在旦夕。剛剛過去的巴伐利亞州議會選舉結果,就很能說明問題。基社盟人獲得的37.2%票數支持,已經高於民調預期,應該讓人滿意瞭。隻是他們不得不與巴伐利亞自由選民黨聯合執政,這在過去十年裡還屬首次。

新一屆聯邦大聯合政府組成以來,柏林方面的聯盟黨內部分歧,夏季前難解的難民政策方案,都無疑是對廣大選民的持續消耗,消耗的是他們的耐心;基社盟內部黨主席澤霍費爾和州長索德爾之間的關系微妙,黨內兩大領袖的不和與爭鬥,也在消耗選民對基社盟的信任。

索德爾的父親是時任州長弗蘭茨·約瑟夫·斯特勞斯的崇拜者和追隨者。1983年,索德爾在16歲的時候就加入瞭青年聯盟。青年聯盟是德國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共同的青年組織,成員規模在德國和歐洲都屬首位。在青年聯盟的那些年,索德爾時常講起自己在房間裡掛起的斯特勞斯的畫像。

高中畢業後,索德爾完成瞭兵役。1987至1991年,他在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攻讀法學專業。第一次國傢考試過後,他開始在巴伐利亞州電臺實習。

索德爾在電臺進行瞭記者培訓,擔任臺裡的編輯,可是很快,他就決定投身政治。1994年州議會大選,執掌巴伐利亞州的是艾德慕·斯托伊伯。索德爾已經成為紐倫堡西區的直接競選人,被推選為黨在地區的代表。一年之後的1995年,索德爾成為青年聯盟在巴伐利亞州的黨主席。

外界認為,這個位置才讓索德爾打開瞭通往黨內權力中心的通道。作為青年聯盟的領袖,他也自動成為瞭基社盟主席團的成員。索德爾在這個職位上呆到瞭2003年。至2011年,索德爾成為瞭紐倫堡西區的地區主席。

在此期間,索德爾嚴厲批判當時電視臺索然無味的談話類節目,並要求公共服務電視不得登載播放廣告。源自州長斯托伊伯的建議,索德爾從2002至2008年間擔任德國電視二臺(ZDF)的電視委員會成員。

2003年11月17日,斯托伊伯和基社盟在州議會選舉中取得歷史性勝利。內閣調整中,原秘書長托馬斯·戈培爾被調任科學部部長,索德爾擔任秘書長,從此進入權力中心。他此後時常代表當黨出現在媒體面前,被稱為“基社盟的擴音器”。

2007年1月,斯托伊伯宣佈瞭自己將離任黨主席和州長的消息,黨內混亂與壓力陡然增加。索德爾一直以來被認為是斯托伊伯的“學生”,他在接下去的數月中展現瞭強烈的政治求生欲望。他開始從內容上給自己更明顯和強烈的定位,發表瞭政策文件,站邊德國主流文化,表達對公民價值受侵害的遺憾。環境保護議題,也成為索德爾攀升的重要武器,也被其視為“聯盟黨最大的機遇”。

同年10月,索德爾開始在聯邦政府內擔任歐洲事務部長。這個相比之下不甚重要的崗位,卻讓他有更多的機會在柏林和佈魯塞爾走到臺前。他似乎更喜歡自視為巴伐利亞州的“外交部長”,他也有機會登上媒體報紙的頭條。

在黨內,他從紐倫堡到菲爾特,又到施瓦巴赫,地區主席當瞭個遍。2008年基社盟在州議會選舉中失去絕對多數的時候,澤霍費爾登上黨內權力頂峰。索德爾成為巴伐利亞州環境部長,更加經常性地出現在媒體公眾面前。

2008年10月,黨內名不見經傳的卡爾-特奧多·古滕貝格被澤霍費爾扶持出任基社盟秘書長,此後又送往柏林任職,一時間成為黨內“超級明星”。他與索德爾的權力鬥爭開始瞭,直到2011年古滕貝格因抄襲醜聞下臺,競爭才算結束。索德爾在這一年成為巴伐利亞州財政部長,追求財政平衡是他在任的主要任務。巴伐利亞州2015年財政支出540億歐元,是德國財政支出最高的聯邦州。

自2012年後,澤霍費爾和索德爾之間的競爭已然公開化瞭,且愈發激烈。澤霍費爾曾經表示,索德爾“被野心吞噬”,必將成為其“性格弱點”。

在2017年9月聯邦大選結果尷尬出爐後,外界給州長與黨主席澤霍費爾的未來打上問號,索德爾的黨內同僚以及青年聯盟也公開表示希望澤霍費爾下臺“讓賢”。索德爾與澤霍費爾的爭鬥也逐漸到達爆發的邊緣。

今年3月,澤霍費爾擔任新一屆聯邦政府內政部長,巴伐利亞州州長的職務終被索德爾攬獲。三周前的巴伐利亞州議會選舉,基社盟雖支持率下降,但仍與自由選民黨組成聯合政府。索德爾勝選後說:“對最好的追逐,讓議會主義強大。那些讓別人變得糟糕的人,永遠不會成功。”

(編輯:白劼)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