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這些軍醫走上瞭復員的“險路”和“窄路”?

2018/11/09 来源:凱旋網

是什麼讓這些軍醫走上瞭復員的“險路”和“窄路”?

作者:聞香知酒


1

某戰區級單位,近兩年共有95名基層軍醫選擇復員,差不多相當於一個建制連的編制。而在戰時,這樣的軍醫數量,也完全可以撐得起一個戰役規模的野戰醫院瞭。所以,聽到這樣的消息,無疑是感到痛心和惋惜的。

而且這95人,是選擇復員,不是轉業。

這意味著,他們很多不夠轉業條件,多數是剛剛畢業沒幾年的年輕幹部;也意味著,他們寧可不要相對有保障的轉業安置,也要選擇走人,足見其毅然決然、決心之大。

是什麼造成瞭這樣一支普遍高學歷的、年輕幹部隊伍的人心不穩?是個人原因,還是環境因素?是政策原因?還是運轉不暢?是他們再也等不起瞭?還是說已經喪失瞭信心?

分析研究這些問題,都有益於我們管中窺豹,搞清楚當前基層官兵思想現狀,和真實的利益訴求,以利於更好地把改革推向深入。

必須承認,有這麼多的基層幹部選擇復員走人,一定有我們的思想政治建設沒有跟上的重要原因,導致理想信念的不堅定,以及職責使命意識的淡薄。但這麼多的同一屬性的人群集體做出那樣的選擇,也必然不是僅靠思想政治教育就能夠解決的事兒。

是什麼讓這些軍醫走上瞭復員的“險路”和“窄路”?

2

2017年,解放軍報依托南部戰區微信公眾號,發起瞭一個名為“關於基層軍醫,你怎麼看”的網絡匿名調查,共有2228名基層軍醫填寫瞭問卷。結果顯示:

——84.78%的軍醫為本科學歷,13%為碩士以上學歷,95.5%的軍醫被分配到營連衛生所或師旅級衛生隊,而91.1%的人從事醫療衛生工作都在8年以下(要麼剛來,要麼已經走瞭)……這的確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年輕、高學歷的幹部群體。

——78%的基層軍醫認為自身價值不被重視,被邊緣化。除瞭立功受獎沒份和上級關心不夠,更多的人是在為“沒人看病”而苦惱。一名軍醫說道:隻能看小病,領導不重視,開會專業戶,想走走不瞭。

——因為不被重視和邊緣化,有59.1%的軍醫認為自己的崗位在部隊“完全沒必要”。認為平時基層官兵平時有個頭疼腦熱,哪怕一個大專學歷的衛生員也都能應付;而再大一點的病,基層既無相應醫療設備、官兵也不放心在衛生隊治,要麼部隊有體系醫院,要麼駐地有地方醫院,都使得基層軍醫崗位形同“雞肋”。

——有88%的基層軍醫認為自己的醫術下降,擔心喪失立身之本。由於基層缺少先進的醫療設備,科班出身的軍醫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加之基層官兵的病種病例較為單一,使得軍醫很難在基層一線積累豐富的臨床經驗。

而在地方醫院,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臨床經驗的積累,一名科班出身的醫生在院校所學知識逐漸向實踐轉化、沉淀,往往經過5至7年就可以成為科室骨幹可以說“越老越值錢”,與基層軍醫的“越混越不值錢”形成巨大反差

一名基層軍醫說到休假當中,導師問可不可以替他完成一項手術,而被自己心虛地拒絕瞭。曾經作為導師最得意門生的他,既怕砸瞭導師牌子給導師丟臉,也怕因為手太生弄出醫療事故。至於軍醫們調侃的“老待在基層,連包皮都不會割瞭”,雖然未必是真,倒也說明一些問題。反觀滿街電線桿上的“老軍醫包治百病”的廣告,卻不知讓誰難堪、又諷刺瞭誰?

——還有75.2%的基層軍醫,打算通過考研“改變命運”。與眼前艱難無望的困境相比,他們更怕“一眼就能看到頭”的未來。

——更有94.3%的基層軍醫有轉業打算。在部隊待遇顯著提升和改革強軍前程可期的大背景下,這一比例遠遠超出部隊基層其他崗位和群體。而基層軍醫成為“義退”復員的主力,已經變成一種令人深思的現實。

是什麼讓這些軍醫走上瞭復員的“險路”和“窄路”?

3

不要怪基層軍醫們“無情”。他們的無情,更多是因為無奈和無力。

舍棄自己的理想,舍棄相伴多年的事業,並不容易,用復員這種“什麼都不要”的“慘烈”方式走人,背後也許是道不盡的無奈、不舍和傷感。如果此地可以實現自己的理想,能夠讓價值發光,誰會選擇這樣一條路?

《紅十字方隊》這部影視劇,點燃瞭許多年輕人的軍校夢、軍醫夢。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高分錄取,低分待遇,無病可醫,技藝生疏……還有抄不完的筆記,開不完的會議,拔不完的青草掃不完的地……有軍醫留言道:“40%的時間在訓練、修路、種樹和拔草,40%的時間在開會和政治學習,還有20%的時候在從醫,但也僅限於治療感冒和腳氣……

如此境遇,又怎能怪他們由夢碎而至心碎?

沒有到大醫院交流、輪崗的機會,缺少外出進修、學習和參加業務培訓的機會,無病可治,沒有途徑可以提升,想走又走不瞭,要麼以編制要麼以學歷卡著,某些領導還放出話去:“誰越想走,就越不讓誰走!”除瞭考研……考研也卡!而且考上之後又如何,能確保自己不重新被打回基層嗎?如此境遇,又怎能怪他們集體走復員這條“窄”路“險”路?

最關鍵的,誰也不能保證自己能在部隊幹一輩子,同樣也會離開部隊回到地方,面臨著重打鑼鼓另開張的局面,自己的專業技術還夠不夠安身立命都不好說。既然這樣,何不早走一步,既不至於業務生疏,又能夠積累經驗和人脈呢?

而且人總是會比的,當年高考分數不比別人低,上的同樣的醫科大學,隻不過一個軍醫一個民醫,花瞭同樣的時間,學習成績也不比別人差,何以畢業若幹年後,你在大城市瀟瀟灑灑,我在窮山溝苦逼邋遢?

你平日忙歸忙,總歸忙的是提高生存本領的事情,而且收入可觀、有妻兒可以共享天倫,為何我卻在忙著那些沒有一點意義的瑣碎雞毛,而且收入差一大截、還要跟妻子兒女天各一方呢?

這樣一比,就算連搞十次教育、連抄十頁筆記也難以療傷吧?

於是有人就說瞭,既然都這樣瞭,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何不取消基層部隊軍醫的編制,放開他們的走留?

隻是,還真不是那麼簡單。

是什麼讓這些軍醫走上瞭復員的“險路”和“窄路”?

4

軍醫的作用,是平時用不大上,但關鍵時刻往往又非常重要。比如2003年的“非典”,小湯山醫院的大部分醫護人員都來自軍隊醫療體系,很多人是寫瞭遺書前去報到的,也確實有許多軍醫犧牲在一線。

如果沒有這些思想過硬、技術精湛的軍醫們,很難想像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能夠取得勝利。

2008年汶川地震,同樣如此。一旦國傢出現危難,一聲令下,軍醫們就立刻開赴前線,一夜之間就搭起一座野戰醫院,軍醫和身份和他們超強的野戰外科專業,也讓他們在救治工作中比地方醫生更有效率,更深受災民的信任。

“危難關頭,還得是靠解放軍!”這是無論黨和政府還是人民群眾的共識。

所有這些,加之未來我們可能會面臨的諸如基因武器、生物武器等新型戰爭樣式的威脅,以及高科技戰爭條件下不可想像的戰爭烈度,都警戒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自剪羽翼、自斷雙手,廢除掉軍醫大、軍醫院和軍醫們。

因而,我們的反思,就應該更廣泛地集中於如何改革我們的軍醫培訓體制、如何建立科學而有效的軍隊醫療體系、以及如何讓軍醫發揮作用而又不抹殺他們的個人價值上,而不是“有沒有必要存在、有沒有必要培養”的爭論。

比如,關於基層軍醫的定位。現在對基層軍醫的定位準確不準確?包括他們自己對自己的認識到位不到位?

基層軍醫,不是簡單的醫生的定位,他是衛勤指揮軍官+全科醫生。解決軍醫不適應基層、基層留不下他們的矛盾,最根本的是加強改革,使軍醫這一職業定位更加準確,職能更加完善,更加符合實際和作戰。

有人曾經說過:在中國,軍醫的醫生身份更突出,而在外國則是軍醫的軍人特質更突出。

還有人說:在基層一線,也許那些醫療士官學校畢業的衛生兵的存在,比軍醫更符合實際,也更能體現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那麼,我們的軍醫大學,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培養那麼多的軍官身份的軍醫瞭?以無軍籍學員的方式招生、然後在畢業之際尊重個人選擇,以指揮崗位確定為軍官、普通技術崗位確定為文職的更多方式,進行合理分流呢?

再比如,如何推動軍醫人才的流動?

一面是大批的高素質的高考生被吸納進軍醫大,但是這批人才的最終流向卻幾乎都是基層,很難進入更大的軍隊醫院平臺提升自己、發揮作用;一面又是駐大城市軍隊醫院的人才流失和人員老化,不得不從外面聘請大量地方醫科大學畢業生,何以厚此薄彼如斯耶?

這種不公平不合理的現象,多多少少說明瞭我們的軍醫大學分配體制、軍隊醫療系統的人才流動機制,都存在一定的問題。期待正在進行中的軍隊醫療體系的改革能從根本上和長遠上,就那些人才培養、使用和流動機制,搞一些實實在在、而又惠軍惠民的舉措。

是什麼讓這些軍醫走上瞭復員的“險路”和“窄路”?

5

實際上,基層存在的年輕高學歷幹部人心不穩、想走想轉的問題,並不僅限於軍醫群體。

隻是因為基層軍醫群體的學歷含金量相對更高、因而具有超出一般人的思想活躍度;

因為基層軍醫群體對自身專業更為看重,也自恃有真才實學,不容易做出改行其他軍事、政工、後勤等的選擇,客觀上造成軍事職業發展路徑的更窄和更受限,因而在遇到瓶頸時也更堅定更決絕;

因為基層軍醫群體確有一技之長和真才實學,即使不需要地方轉業安置也幾乎都能找到容身之地和一個還不錯的飯碗,也使得他們較之一般群體少瞭很多顧慮。

而其他基層年輕高學歷幹部的想走想轉問題,同樣不容忽視。隻是由於任職年限、行政命令手段以及各種“遠在天邊”的誘惑,使得他們暫時保持瞭相對“穩定”。不過此次人武部從野戰基層招改文職,從基層一線崗位的年輕幹部報名踴躍的情況,“兵心不穩”已經可見一斑,必須引起有關方面的重視瞭。

明明改革正在進行,尊崇正在推進,傳說中的福利待遇改善也近在咫尺,為什麼基層軍官還是想走想轉?一名基層軍醫的留言或許說出瞭答案:

我的生活裡充滿瞭等待,一分鐘、一小時、一天、一月,一年……等著等著就老瞭,等著等著夢就破瞭,等著等著路就看不見瞭。曾經,我驕傲地考入軍醫大學,認真學習,積極考研,努力工作……可時光過去瞭,我從一次次希望到失望。如果這是病,或許我能治,如果這是命呢?如果需要我,請你善待我;如果不需要,請放我離開

讀畢,令人心酸。

我想,這應該不隻是基層軍醫的心聲吧?

希望持續深入地推進改革,破除那些體制障礙和藩籬;

希望有那麼一天,所有如他們一樣的年輕人,夢想都能夠實現,人人都能被善待,價值都能被重視,理想之火永不熄滅!

即使一定要離開,也始終心懷感恩和眷戀,而不是酸楚和埋怨……

-END-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