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各國領導人聚集巴黎,但關於戰爭決不重演的誓言卻是如此空洞

2018/11/10 来源:火星方陣
西方各國領導人聚集巴黎,但關於戰爭決不重演的誓言卻是如此空洞

作者:王德華

本周末,世界各國領導人齊聚巴黎,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周年,國際緊張局勢和戰爭威脅再次困擾著人類。

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教授斯蒂芬•科恩(Stephen Cohen)最近警告稱,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爆發核戰爭的風險,比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以來的任何時候都要大。鑒於科恩著名的學術專長,這樣的警告應該是發人深省的,而不是僅僅被當作誇大其詞而被忽視。

有一個國傢似乎是制造戰爭危險的發源地,它就是美國。美國政府同時在向許多國傢施壓,包括俄羅斯、中國、伊朗到委內瑞拉,並在貿易和其他商業利益上與它在歐洲的所謂盟友作對。

當地時間11月9日晚間,美國總統特朗普乘機抵達法國。他將與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其他世界領導人一起,舉行一場紀念1918年的一戰停戰一百年。

不過,有報道稱,特朗普“冷落”瞭將於同一天晚些時候在法國首都舉行的和平峰會。包括普京、德國總理默克爾和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在內的數十位世界領導人,將參加和平會議。

特朗普為什麼不參加和平峰會還不清楚。他的取消似乎是一個突然的決定。但這可能是對法國總統埃馬克龍還以顏色。

這周早些時候,馬克龍用極端的語言,對特朗普和美國進行瞭口頭攻擊。馬克龍呼籲建立一支歐洲軍隊,以保護歐洲大陸不受包括美國在內的外國勢力的侵犯。

馬克龍說:“我們必須在中國、俄羅斯,甚至是美國面前保護自己。”

沒錯,你沒看錯。一個傳說中的歐洲盟友說,美國對歐洲構成威脅。

西方各國領導人聚集巴黎,但關於戰爭決不重演的誓言卻是如此空洞

美國總統特朗普剛剛乘機抵達法國,隨即在推特上炮轟東道國領導人,稱法國總統馬克龍建議歐洲打造自己的軍事力量,“非常無禮”。

不是說歐洲人民應該把他們的安全托付給馬克龍這樣的人。這位所謂的“富人總統”並不關心普通人的生計和福祉。傲慢自大的馬克龍正在推行嚴厲的法律,這些法律將嚴重損害工人的權利和公共福利。很明顯,法國領導人並不站在人民這一邊。

但他關於組建一支歐洲軍隊以對抗美國的“欺凌”的言論意義重大因為它們揭示瞭一件重要的事情。民族國傢之間的競爭正再次急劇抬頭——甚至在那些被視為盟友的國傢之間也是如此。

第一次世界大戰,可以說是激烈的民族國傢競爭的高潮,特別是在歐洲殖民大國之間。 這是權力的爭奪戰,確保對競爭者的經濟優勢。這種優勢是統治階級利益的優勢,而不是普通工人及其大眾的優勢。

在1914年至1918年的四年戰爭中,多達2000萬人喪生。這是第一次工業化的國際沖突。它應該是“結束一切戰爭的戰爭”。然而,僅僅20年後,世界就會陷入一場更加慘烈的二戰災難,死亡人數增加瞭4倍,達到8000萬人,其中大多數是平民。這場戰爭還帶來瞭核武器時代,這意味著任何未來的國際沖突都可能成為人類和地球的末日。

顯然,雖然西方世界各國領導人本周末聚集在巴黎,但關於戰爭決不重演的誓言,卻是如此空洞

歐洲領導人尤其應該受到譴責。他們顯然非常清楚,他們的美國“保護者”不過是一個自私的惡霸。馬克龍的言論證明瞭這種意識。德國的默克爾也知道,華盛頓在貿易爭端和與俄羅斯的北溪2號天然氣項目上的長篇大論不是一個盟友的行為,而是一個盛氣凌人的競爭對手,對德國的利益毫不在乎。

我們可以舉出許多其他例子,說明美國政府對待歐洲人就像對待擦鞋墊一樣,比如特朗普指示歐洲人必須遵守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從而危及來自巴黎、柏林、羅馬等國的投資。

然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為什麼歐洲國傢要為美國領導的北約(NATO)軍事同盟提供便利,以加劇與俄羅斯令人遺憾、難以言喻的緊張關系呢?本月,北約在俄羅斯邊境附近的北極地區,舉行瞭自冷戰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

西方各國領導人聚集巴黎,但關於戰爭決不重演的誓言卻是如此空洞

歐洲領導人陷入瞭一種奇怪的、可恥的雙重思考。他們肯定知道,美國,尤其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根本不考慮他們的利益。他準備撕毀《中程核力量條約》,這可能讓歐洲一觸即發地與俄羅斯爆發核戰爭。

盡管如此,歐洲各國政府仍溫順地贊同華盛頓對俄羅斯的公然侵略政策,從它們參與北約(NATO)的挑釁、以及因俄羅斯對烏克蘭、巴爾幹半島和波羅的海國傢進行幹預的可疑宣傳而對莫斯科實施貿易制裁就可以看出。

戰爭的幽靈仍在困擾著世界,盡管世界各地所謂的政治領導人都戴著嚴肅的面具。誰也不能保證不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這是因為民族國傢之間的競爭以及對民族優勢的追求——帝國主義——在今天和100年前一樣存在。歷史不是死亡的過去。這是一個生命的連續體。

美國是最強大的民族國傢,它是最推動侵略議程的國傢,因為它試圖壓制他們眼中的競爭對手。特朗普總統甚至決定不出席本周末在巴黎舉行的和平峰會,這似乎令人痛心。

然而,歐洲領導人是可鄙的,因為他們——盡管偶爾與他們的美國“盟友”爭吵——同樣串通一氣,不與華盛頓對抗,挑起與俄羅斯、中國、伊朗等國的危險緊張關系。他們的軟弱縱容瞭美國惡霸的不良行為。

這是因為歐洲人與美國人一樣,都固守著同樣的以本土為基礎的資本主義制度。這種民族主義再次加劇瞭國與國之間的緊張關系,就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那樣。

沒有從歷史中吸取教訓,不瞭解歷史的深層原因,就註定要重蹈覆轍。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