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興玩具“易主”後五連板,下一個四川雙馬?

2018/11/09 来源:環球老虎財經

近日,遊資殺回A股,妖股頻出。11月9日,多年殼股群興玩具也走出5連板。此次群興玩具變身妖股,應與實控人變更有關。根據11月4日公告,王參壽成為上市公司新的實控人。而王參壽旗下擁有大數據公司九次方,該公司最近一輪融資估值75.83億元。或許,考慮到並購重組的預期,以及其與IDG資本的深度股權融合,其像極瞭曾經因股權轉讓概念大漲的四川雙馬,給瞭遊資借題發揮的空間。

11月9日,群興玩具再度漲停,這已是這傢上市公司“易主”之後第5個漲停板瞭。11月4日,群興玩具發佈公告表示,公司實控人將由林偉章、黃仕群變更為王叁壽。11月5日開盤後,群興玩具旋即一字漲停,此後連收5個漲停板。

王叁壽是大數據公司九次方的大股東兼總裁,此次入主群興玩具,很容易令外界聯想到上市公司未來或將大數據業務作為公司資本運作的方向,甚至九次方也有可能借殼群興玩具上市。因此,群興玩具這波瘋漲,可以說主要受實控人變更影響。

群興玩具曾經三年三次重組,且全部以失敗告終,被外界稱為“重組釘子戶”。此次更換實控人後,曾經的“重組釘子戶”可能有機會翻身。不過,群興玩具常年業績不振,主營業務一片慘淡,連續暴漲隻是基於未來轉型大數據業務的預期。一旦沒有重組或者重組失敗,股價極有可能隨之回落。

股權轉讓概念再發光

根據上述公告顯示,群興玩具控股股東廣東群興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群興投資)於11月2日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將其所持有的1.1775億股上市公司股票轉讓給王叁壽實際控制的深圳星河數據科技有限公司、成都數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九連環數據服務中心(有限合夥)。

此次轉讓前,群興投資持有上市公司44.27%的股份,為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此次轉讓後,群興投資持股比例降至24.27%,而深圳星河、成都星河和北京九連環持股比例分別為8.572%、5.714%和5.714%,三傢公司合計持股達20%。

可以看出,王叁壽旗下三傢公司持股仍未超過群興投資。事實上,除瞭股權轉讓之外,群興投資還與成都星河簽署瞭《股東表決權委托協議》,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5800萬股股票表決權無償、不可撤銷地委托為成都星河行使。

該部分轉讓表決權的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9.85%。因此,群興投資表決權降至14.42%,王參壽旗下三傢公司表決權合計達到29.85%。本次權益變動後,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將變更為成都星河,實際控制人變更為王叁壽。

群興玩具“易主”後五連板,下一個四川雙馬?

來源:群興玩具公告

九次方借殼?

由上文可知,這波群興玩具暴漲,主要源自上市公司實控人變更,以及蹭到瞭大數據概念。所以說,此次上漲的關鍵在於王參壽旗下的大數據公司九次方。

據瞭解,九次方由王參壽創立於2010年,主要業務為數據資產運營。根據該公司的表述,其致力於做一傢數據管道公司,通過數據脫敏、清洗、建模和分析等流程,提取出原始數據的價值,將其應用於其他領域。目前,九次方已經在全國60多個地區鋪設瞭數據官網,幫助地方政府實行數據資產運營。簡單來說,九次方就是幫助地方政府處理和分析數據。

群興玩具“易主”後五連板,下一個四川雙馬?

群興玩具“易主”後五連板,下一個四川雙馬?

來源:創業邦網站

作為一傢大數據處理公司,九次方也受到瞭IDG資本、信中利等創投資本的青睞。2012年10月,九次方獲得IDG資本、博信資本數千萬元的天使投資;2015年,九次方連續完成A輪2億元融資和B輪5億元融資,投資人包括IDG資本、德同資本和信中利資本等;2017年8月,九次方完成C輪12億元融資,投資人包括中非信銀和建銀國際等。

據不完全統計,成立8年多以來,九次方共完成7輪融資,融資總額接近20億元。該公司最近一輪融資發生在2018年7月,彼時上市公司安妮股份以8000萬元增資入股九次方。

根據安妮股份《對外投資公告》顯示,投資完成後,安妮股份持有九次方1.055%的股權。照此計算,九次方估值達75.83億元。公告同時顯示,九次方2017年營收4.60億元,取得凈利潤2.04億元。可以看出,九次方營收不多,凈利潤率卻高達44.35%。或許,這是因為九次方大量業務是與政府合作有關。也有可能,是該公司的技術領先同行,處於技術壟斷狀態。

群興玩具“易主”後五連板,下一個四川雙馬?

來源:安妮股份對外投資公告

“重組釘子戶”翻身?

九次方業績良好,而群興玩具的業績卻一直慘淡。根據上市公司2017年年報顯示,公司主要從事電動車玩具、童車玩具和嬰童玩具業務,全年營收0.54億元,取得凈利潤-0.21億元。

或與持續虧損有關,2018年群興玩具又將主營的玩具業務賣掉。根據上市公司2018年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公司營收0.14億元,同比下降74.94%,凈利潤0.06億元,同比增長139.04%。可以說,在剝離瞭虧損的主營業務後,群興玩具成瞭一個比較幹凈的殼股。

一邊是擺脫瞭虧損的殼股,一邊是新興的大數據公司,王參壽入主群興玩具給瞭投資者巨大的想象空間。一旦九次方資產註入上市公司,投資者大概率將獲得豐厚的回報。

值得註意的是,經過這波上漲,群興玩具市值已高達40.80億元,上市公司幾乎沒有主營業務,唯一的希望是並購重組。而九次方上一輪融資的估值為75.83億元,若繼續參與炒作,恐存在風險。

此外,群興玩具一直被稱為“重組釘子戶”,多次重組均告失敗。或許,也需要警惕重組失敗的風險。

2014年7月,群興玩具擬以14.4億元收購手遊公司星創互聯全部股權。然而參與重組的有關方面因涉嫌違法被稽查立案,最終,監管層認為標的公司未來盈利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否定瞭此次重組方案。

2016年6月,群興玩具公佈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報告草案,擬收購三洲核能100%股權,該標的為國內核電主管道的主要供應商。然而,由於重組標的股東之一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隸屬於中核集團,中核集團認為本次交易時機不成熟。結果,群興玩具此次重組計劃宣告終止。

經過前兩次的失敗,群興玩具於2016年9月引入多名“德隆系”舊將,力爭完成下一場並購重組。2017年3月,群興玩具公告稱,擬發行股份作價29億元購買浙江時空能源100%股權,同時擬募集配套資金不超10億元。結果,此次重組還是失敗瞭。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