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化騰對話員工:希望騰訊成受尊敬企業,和國傢利益方向一致

2018/11/10 来源:澎湃新聞

馬化騰領銜的騰訊高管團隊和員工進行瞭一次交流會。

馬化騰對話員工:希望騰訊成受尊敬企業,和國傢利益方向一致

馬化騰 視覺中國 圖

澎湃新聞記者獲悉,11月9日下午,騰訊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騰訊總裁劉熾平、騰訊首席運營官任宇昕等高管,以及騰訊聯合創始人、前騰訊首席技術官張志東,與數百名員工交流,集中回應瞭近期騰訊第三次架構調整、股價承壓、未成年人遊戲防護體系、內部激勵等員工所關心的問題。這是騰訊20周年司慶活動的一部分。

根據澎湃新聞記者拿到的內部交流會的部分內容,在回答員工“希望騰訊成為一傢什麼樣公司”的提問時,馬化騰表示,騰訊的願景是希望成為最受尊敬的互聯網企業,改善人們的生活品質。如果進一步闡述的話,一是和時代、國傢的利益更加方向一致;二是和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更加融合;三是要能和業界的合作夥伴共同發展。

關於過去一年公司的表現,馬化騰稱,騰訊在挑戰中其實找到瞭新機遇,現在各個行業開始轉型升級,開始進入產業互聯網的高速發展階段,騰訊最優先的是聚焦在自己能做而且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劉熾平表示,當前騰訊面臨的挑戰是有周期性的,但騰訊的根基不但沒有受到沖擊,反而在多方面展現較強生命力,“比如微信小程序正在成為擁有巨大想象力的平臺,重要的遊戲品類我們在中國和海外都占據領先優勢,QQ看點的成績還顯示出騰訊在信息流、小視頻、短視頻上有很強的抓手和爆發潛力。”

任宇昕表示,騰訊做遊戲防沉迷系統是“動真格”的,希望在遊戲行業做出表率。任宇昕還首次透露,如果發現有些用戶行為非常像青少年,比如玩遊戲時間有一定規律,和課息時間比較吻合,“我們會判斷他可能是青少年,用人臉識別提示用戶做二次實名校驗,這時,用戶必須要對照他的人臉和身份證上的人臉,如果不一致則會被拒之門外。”

在用人管理方面,劉熾平表示,騰訊不可以把幹部變成終身制,鼓勵“能上能下”的文化。騰訊幹部體系淘汰力度將進一步加大,要求每年有一定比例的管理幹部要退下來。對於管理者,會考核他培養出、提拔出來”作為一個考核指標。

同時,劉熾平宣佈啟動青年英才計劃,通過更多維的方式激勵年輕人進步及獲得更多發展空間,其中每年將有20%的晉升機會提供給青年員工,鼓勵人員流動。

以下為騰訊內部交流會部分內容:

員工:拋開收入、市值等不談,希望騰訊成為一傢什麼樣的公司?

馬化騰:騰訊的願景是希望成為最受尊敬的互聯網企業,改善人們的生活品質。如果進一步闡述的話,一是和時代、國傢的利益更加方向一致;二是和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更加融合;三是要能和業界的合作夥伴共同發展。在這三個層次體現出騰訊作為互聯網平臺企業的價值,才能讓我們成為受人尊敬的互聯網企業。

員工:如何評價過去一年的行業發展和公司表現?

馬化騰:過去一年,我們在挑戰中其實找到瞭新機遇,比如我們第三次的組織架構調整就是看到瞭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升級的機會。我發現傳統行業的人特別喜歡聽到產業互聯網這個概念,覺得他們終於可以在互聯網領域成為主角瞭。現在各個行業開始轉型升級,開始進入產業互聯網的高速發展階段,這對騰訊來說也是非常好的位置和機會。

劉熾平:當前我們面臨的挑戰是有周期性的,就像春夏秋冬的周期。但騰訊的根基不但沒有受到沖擊,反而在多方面展現較強生命力。

比如微信小程序正在成為擁有巨大想象力的平臺,重要的遊戲品類我們在中國和海外都占據領先優勢,視頻在過去一年迎來瞭爆發並取得行業領先,微信支付真正創造瞭全中國人都在用的基礎交易服務,QQ看點的成績還顯示出騰訊在信息流、小視頻、短視頻上有很強的抓手和爆發潛力。

如果在冬天的時候不斷鍛煉自己的身體,沉下心來做正確的事情,春天到來的時候我們會更燦爛的綻放。

員工:產業互聯網、消費互聯網相互融合的過程中,在為社會和人類創造價值方面,騰訊有哪些思考?

馬化騰: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融合過程中,騰訊最優先的是聚焦在一些我們能做而且別人做不到的事情。其他合作夥伴能實現的,也應該盡量用好他們的資源和力量,讓合作夥伴發力,我們提供支持。

像微信,就是希望從底層的小程序、公眾號、支付再加上社交廣告、雲,提供一整套基礎工具給各行業,這是我們在產業互聯網方面的責任和義務。

關於數據,我們在組織變革前有個討論,大傢都覺得數據不能像外界講的任意打通。社交通訊和隱私關聯度非常大,保護數據比打通數據更加重要。我們希望未來不管是消費互聯網、產業互聯網,包括連接服務的時候,如何合理地保護用戶數據,讓用戶的隱私安全得到保障,這是我們最大的挑戰,也是我們的責任。

關於基礎科學,中國有一大批科學傢都希望致力於提高中國的科研水平。產業的升級換代,尤其是互聯網的升級換代很多來自於基礎科學的突破,所以要推動整個行業和產業的發展,基礎科學的投入非常重要。

幾個月前和我一些科學傢、教授溝通,他們反映現在的科技獎勵機制裡有一些弊端、痛點。比如很多獎是終身成就獎,是錦上添花的,但是沒有人做雪中送炭的機制。科學傢本人的薪酬和能力匹配不瞭,商業公司通過市場化的薪酬機制把這些人就給抽過去瞭,就形成瞭人才真空。

所以我們想,能不能支持青年科學傢在基礎科研和前沿核心技術方面的探索。和好多國內頂尖科學傢們做瞭幾次的座談、探討,最後得出瞭這個結論,就是今天早上大傢應該有刷屏的,騰訊20周年之際和很多科學傢推出的“科學探索獎”。這個獎針對45歲以下青年科技工作者,給予他們雪中送炭般的“人才獎”,金額是五年每年60萬元,總額300萬元的資助,一年選50個人。這個獎騰訊隻出錢,誰獲獎由科學傢來評。

甚至在這個獎項之外,騰訊基金會還想打造一個鼓勵跨學科交叉的,前沿年輕科學傢的交流平臺,在這個獎項之外我們拓展。很多年輕的80後科學傢在座談的時候說,他們還更需要有個平臺或者沙龍。我得知他們有個微信群,聚集瞭一批80後的交叉學科的科學傢,有的學生物、有的學大腦、有的學計算機、有的學材料學,他們經常私下各自做莊來聚會,會碰撞出很多火花。在獎項之外做這樣的平臺,我認為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在這個大背景下,騰訊作為領先互聯網企業有一份責任,希望能切切實實為國傢出力,也是為行業出力。

員工: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我們還有哪些在嘗試中的探索和方向?

任宇昕:這是一個很好的話題,最近受到包括行業內外很多人的關註。

其實早在兩三年前,我們意識到並不是所有的小孩在成長過程當中都能夠非常好地把遊戲娛樂和學業做比較好的安排。基於這樣的想法,我們開始陸陸續續做瞭很多事情。

我們有幾個跟未成年人防沉迷的平臺。其中有一個是“成長守護平臺”,鼓勵傢長通過我們這平臺來監護自己的小孩的玩遊戲賬號、控制時間和消費,目前有幾百萬傢長在使用這個平臺。

從去年開始,我們實施瞭遊戲史上最嚴格的青少年防沉迷措施,尤其最近兩個月從《王者榮耀》開始,要求每一個用戶玩遊戲之前都要填寫真實身份證。我們把所有身份證信息跟公安系統的身份證信息對接驗證。除此之外,我們也在陸陸續續開始嘗試把人臉識別系統引入到防沉迷體系裡面去。

另外,我們還主動發現有些用戶行為是非常像青少年的遊戲行為,比如說他玩遊戲的時間相對比較固定得有規律,和課息時間比較吻合,我們會判斷他可能是青少年的遊戲用戶。我們就會懷疑他是否用瞭自己的父母,或者其他成年人身份信息進行驗證,來繞過的身份驗證。所以我們會用人臉識別提示用戶,必須要對照他的人臉和身份證上的人臉保持一致,否則會被拒之門外,當做青少年來進行處理。我們還在不斷的提升技術驗證的可靠性。

我們也有很多人在問,現在我們做防沉迷到底是動真格的?還是隻是我們看到有很多負面的批評的應對?在每一個場合我都在講,我們是動真格的,我們是希望真的能夠通過一系列的技術措施,在遊戲行業當中能夠做出表率。我們是希望通過比較有效的防沉迷措施,能夠使得青少年在有控制、有節制范圍之內健康、合理的玩遊戲。

員工:騰訊如何為年輕員工創造舞臺和戰場?

劉熾平:對於公司來說,如何把企業保持在年輕狀態非常重要。我認為年輕不隻純粹是年齡,還有心態。我們也有很多有經驗的人心境還很年輕,投入度很高,也很有激情。但我們更希望讓年輕的同事們有成長機會,我們也很鼓勵年輕人要站出來爭取機會。

現在,我將從公司層面代表總辦正式宣佈“青年英才計劃”。在這個計劃裡,我們將把20%的晉升機會給予年輕人,這將是硬性的百分比。第二個舉措,更重要的是給機會,一個公司要年輕,一定要有很強的“新陳代謝”能力,也代表人員要不斷的流動。對應到管理者,今後要看你手裡面有多少年輕人是你識別出來,培養出來、提拔出來,這將作為一個管理考核指標。

在激勵方面,我們將設立現有體系以外的獎勵計劃,用於激勵有潛力、對公司未來很有貢獻的青年人。

在幹部體系上,我們也希望一定要有流動,這樣才有新的位置給後起之秀。我們的幹部體系淘汰力度將進一步加大,要求每年有一定比例的管理幹部要退下來。

騰訊不可以把幹部變成終身制。但長期來講,會鼓勵“能上能下”的文化,你有能力的時候我們很快讓你上去,但是到一定程度打疲瞭,就先下來,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就再上去。

“青年英才計劃”希望可以鼓勵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站出來,說我能夠在公司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能夠為自己創造更快的成長路徑,我能夠為公司貢獻更多。

員工:今天的騰訊和當初的想法有什麼不一樣?

張志東:創立二十年後,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會從幾個人的“小作坊”,到今天有這麼多的Q哥、Q妹們加入騰訊。騰訊最初的夢想,不過是“活下去”、希望更多人用我們的軟件,現在我們已經成為具有非常大的能力和可能性的企業,完全超出當時的想象,這意味著騰訊這個平臺應該承擔更多的東西,不僅僅是商業。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