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奸案被害人受到性侵,為何大多難以反抗?

2018/11/11 来源:境外每日一推

去年冬天,意大利都靈的一名法官作出裁定,宣判一名46歲的男子無罪釋放,他被指控的罪名是對一名女同事做出性侵害行為。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他脫罪的理由是受害人沒有對其行為做出足夠強烈的反應,她在被性侵時曾對被告說“停下!”和“夠瞭”,但沒有尖叫或求救。

僅僅因為這個女人面對侵害時的反應太過柔和,就認為她當時不可能被強奸,這是一個非常荒謬的觀點,但是發生在意大利的這一案件並不是個例。

當受到侵害時,公眾認為女性應該進行反抗,如果不這樣做,她們的故事就會被質疑,甚至被抹黑——有時質疑與抹黑她們的恰恰就是保護她們的人和社會系統。

但是驚人的是,於周三刊登在《Acta Obstetricia et Gynecologica Scandinavica》(同行評審類醫學期刊,內容包括婦科,女性泌尿科,婦科腫瘤學和生育學)期刊上的一項來自瑞典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性侵受害者在受到侵害時,產生暫時性麻痹癥狀是非常“正常”的,這會使她們無法反抗或發出尖叫。

研究人員與近三百名婦女進行瞭交談,她們都曾經歷過強奸或強奸未遂,且在其發生之後的一個月內前往斯德哥爾摩急診室進行治療。

70%的女性表示,她們在被襲擊過程中經歷瞭很明顯的“強直靜止”(tonic immobility)或無意識的麻痹狀態。

近50%的受害者出現瞭重度麻痹癥狀,她們實際上非常緊張,卻無法表現出來。

強奸案被害人受到性侵,為何大多難以反抗?

“這實際上證實瞭,有許多受到性侵害的女性的反應模式並不是我們所認為的典型的‘戰或逃’模式;她們的反應是僵直不動,”全國性暴力信息資源中心通訊主管Laura Palumbo對Huff Post說。

Palumbo(未參與該項研究)認為,研究結果不僅證實瞭創傷神經生物學的復雜程度,還證實瞭一體適用的反應模式是不存在的。

強直靜止被認為是動物進化出的一種防禦機制。 當它們無法反擊或無法獲得其他資源時,它們的身體就會僵直不動。

強奸案被害人受到性侵,為何大多難以反抗?

一些有被性侵經歷的女性已經說出瞭這種感覺。 “當他開始拉扯我的褲子和內衣時,我的身體似乎凍結瞭,”作傢Jackie Hong在一篇文章中說。 “當我僵硬沉默地躺在他的車後座時,有一百萬種想法沖進我的腦袋中,然後停下來,我的意識開始飄蕩在別的地方,在更安全的地方。”

文章的其他部分則描述瞭罪行發生後女人感覺到的恥辱。另外一個人寫道:“不管怎麼說,我覺得我很笨,因為我當時整個人僵住瞭,沒有辦法盡快離開。”

研究人員還發現,在性侵過程中出現麻痹癥狀的女性並發創傷後應激障礙和抑鬱癥的風險較高。這種相關性背後的原因研究人員尚未完全瞭解;然而,強直靜止,抑鬱癥和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都使她們產生瞭很強的神經生物學成分。

強奸案被害人受到性侵,為何大多難以反抗?

Palumbo說,一段時間以來,致力於幫助性暴力事件幸存者的人們已經瞭解到(受侵害過程中)身體麻痹僵硬是很正常的反應,但新的研究顯示瞭這一現象的普遍性。她希望未來的研究主題是那些遭受性侵犯的男性。

目前的調查僅限於女性,因為診所在研究期間僅為女性患者服務,而不是因為作者假設暫時性麻痹在某種程度上是女性對創傷和毆打的反應。

“我們認為某人遇見某種情況時’可以’或’應該’做的很多事情,其實對他本人來說,並沒有選擇的餘地,對於在醫療領域工作的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信息,對於警察和調查官員,律師和法官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Palumbo說。“但是,這對我們其他人也很重要,我們每天都可能會與性侵受害者接觸,無論我們是否刻意這樣考慮。”


煎蛋網用戶評論:

場地濕滑:是否自然界雌性被雄性騎時都會發生這種麻痹狀況?這種應激反應是否為瞭便於提高雌雄結合的效率進化而來?撇開道德與正義這種人類附加的觀念來討論這種現象。畢竟自然界其他動物都不具備“愛情”這種高級情感,雌雄雙方不可能說看電影寫情書再啪啪啪。通常的情況是雄性展開追求後就急不可待霸王硬上弓,而大部分雌性沒有反抗,是否也進入瞭這種應激反應?能否用科學手段研究一下?

迥異:小學時候在池塘遊泳,親戚一個孩子落水瞭,我就在旁邊,當時腦子一片空白,就看著她在水裡掙紮,還是她爸爸反應很快把她救起來瞭。

dafy:我作為曾經被性侵犯過的女性說一句,對付一般體格的男性,沒有想象中容易,我平時健身跑步力量訓練一項不少,但面對侵犯我的男人時所有反抗都變得無力,但這絕對不是受侵犯的女性的錯!不同意發生性關系不是推脫不是所謂矜持,女性說的不意思就是不。

奇異滴:肉體受到傷害時,大腦為瞭避免精神受到更嚴重的沖擊,讓思維飄走,同時降低對身體的控制能力,而進行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麼?有點像EVA裡防止駕駛員受到傷害而降低同步率。換個例子就是受到巨大的精神沖擊時醒著不如昏倒。

night:弱者面對強者的一種自我保護本能吧,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如果反抗估計就·會又更嚴重傷害。

Grace:我小時候差點在公交上被一個猥瑣大叔猥褻,還好緊急關頭閃開瞭,那是我第一次體驗僵直。後來我反省瞭,當時要是捏爆他的蛋就好瞭,但這都是事後諸葛,當時一瞬間很難有反應的。如果以前沒有過經驗真的反應很遲鈍,什麼對方一扯胸罩,立刻拿起酒瓶子爆頭,這種舉動不是一般年輕人反應得出來的。

noahlin:仔細想想要是這是生物演化的性狀,那也就是說進化史其實就是一部強奸史。

叮當狼嫁我:因為人的生理心裡反應很復雜很復雜很復雜很復雜…男的一樣會被性侵的,不一定隻是力量上面的壓制,也會因為心理突發狀況準備不足,社會地位差距,反抗可能帶來的影響,輿論壓力,以及心理誤導等等作用導致無法反抗。而且這年頭猥瑣中年對年輕小帥哥下手在職場上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事瞭,隻是男性受害者更不容易說出來。

十六夜:雖然說這份研究為QJ案的定罪提供瞭依據,但同時就像是刑偵劇為罪犯提供瞭方法,這份研究會不會為QJ提供瞭可行性的理論基礎?

Saki :Fight flight freeze,本能反應。就像很多女孩子被強吻或者強行抱住會全身發軟,有人覺得身體很誠實,然而是本能反應。

新來的遊客 :之前看某篇文章,一個經歷空難並存活的人說,他小時候經歷過緊急事故,所以空難當前他很快就反應過來,而他當時看到的大部分人,面對當時的可怕情景時,沒有驚慌失措或者蜷縮害怕,而是呆呆地在座位上坐著,就好像大腦宕機一樣。

來源 | 煎蛋網。原作者 Catherine Pearson,本文譯自 Huffpost,由譯者 Tommygun977 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佈

聲明 |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版權歸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刪除。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