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十次貨幣戰爭!

2018/11/10 来源:智慧vs財富
歷史上的十次貨幣戰爭!

何為貨幣?何為財富?

貨幣本身並不是財富,隻是因為貨幣可以很方便地“購買”到真正的財富,所以貨幣才成瞭財富的象征。

大國不僅追求實物財富,而且非常擅長於玩“財富遊戲”。所謂“財富遊戲”,就是大國自己印刷“虛擬財富”(本國貨幣),然後拿這些“虛擬財富”去交換別國的真正實物財富,並且在別的國傢所擁有的“虛擬財富”足夠多時,制造金融危機大規模地將其消滅。而美國就是玩“財富遊戲”的頂尖高手。

近日貨幣戰爭硝煙再次彌漫,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上著名的十次貨幣戰爭,希望從中或可受到啟發。

第一次貨幣戰爭:中國古代紙幣崩潰,歐洲崛起

眾所周知,早在北宋時期中國就出現瞭世界上最早的貨幣——交子。經過宋、金時期的實踐之後,元朝的紙幣發展的相當成熟。但是到瞭明朝中葉,盡管紙幣的發行與流通使用得到朝廷的法律保障,但由於朝廷濫發紙幣,引發瞭嚴重的通貨膨脹,最終不得不退出流通,白銀取而代之。中國開始瞭銀本位制,這也成為日後中國由盛轉衰的根本原因。

而與此同時,出於對黃金和白銀的渴望,西班牙和葡萄牙積極支持航海事業,開辟瞭直通印度和中國的新航路。建立起海外殖民地,大肆掠奪當地的黃金和白銀,完成瞭資本的原始積累,歐洲逐步崛起。

第二次貨幣戰爭:牛頓奠定金本位制

當中國建立銀本位制時,歐洲實行的卻是金銀復本位制,即黃金和白銀同時作為貨幣流通。

中國對白銀的巨大需求,使得銀價高漲,歐洲人紛紛把白銀運往中國以牟取暴利。這些運往中國的白銀,除瞭從美洲開采出來的,還有直接從歐洲的流通領域中退出的貨幣。白銀大量退出貨幣流通領域,使得歐洲出現瞭普遍的白銀短缺,造成瞭通貨緊縮。

為瞭解決金銀復本位制下的幣值紊亂,英國決定在1696年再次重鑄貨幣,卻以失敗告終。1717年,牛頓建議不再用白銀進行鑄幣,同時將黃金定價。自此,英國進入瞭事實上的金本位制。

由於牛頓的貢獻,英國在歐洲率先建立起金本位,並在歐洲普遍實行金銀復本位制的國傢進行金銀套購,形成瞭巨額黃金儲備,由此奠定瞭英國的金融霸主地位。

第三次貨幣戰爭:日不落帝國建立全球貨幣霸權

20世紀初,世界領土被瓜分完畢,英國所占份額最大。而英鎊,則伴隨著米字旗在全世界高高飄揚,擴張到全世界的各個角落,成為當時的全球通行證——世界貨幣。

當英鎊成為瞭世界貨幣,它就具有瞭無窮的魔力。一是向全球收取巨額鑄幣稅,二是對全球貨幣的調控權。

英國通過英鎊的世界貨幣地位,不僅在全球攫取瞭巨額利益,使其成為當時的超級大國,而且英鎊還延緩瞭大英帝國霸權的衰落。直到今天,英國都仍然受益於英鎊當年的世界貨幣地位。

第四次貨幣戰爭:挾天子以令諸侯,美元取代英鎊

大約在1893年,美國的實際經濟就已經超過瞭歐洲,成為世界第一強國,並在此後逐步拉大瞭與歐洲之間差距。一戰結束後,歐洲一片廢墟,英國實力受到很大削弱,而美國則借機強大起來,全球三分之一的黃金流入美國,美元成為硬通貨,紐約取代倫敦成為實力最強的金融中心。到二戰結束時,全世界三分之二的黃金掌握在美國人手中。到1948年時,美國官方黃金儲備高達21,682噸,占世界各國官方黃金儲備的74.5%。

1944年7月,44個國傢在美國新罕佈什爾州的佈雷頓森林召開瞭聯合國與聯盟國傢國際貨幣金融會議。經過20天的激烈爭論,最終達成瞭以美國“懷特計劃”為主、以英國“凱恩斯計劃”為輔的妥協貨幣協定,史稱“佈雷頓森林貨幣體系”。即美元與黃金掛鉤,其他成員國貨幣與美元掛鉤。同時還決定成立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一個全球性的貿易組織。

第五次貨幣戰爭:美國執意廢除金本位制

在初期,佈雷頓森林體系還比較穩定。世界各國經濟快速增長,美元發行規模也相應地出現瞭快速增長,但黃金增長非常有限。因此,美元應當相對於黃金貶值,但是佈雷頓森林體系又要求美元必須保持穩定與堅挺,於是出現“特裡芬難題”。

1958年以後,美國持續的收支赤字導致美元在世界各地泛濫成災,美元貶值動搖瞭人們對美元的信心,紛紛拋出美元買入黃金,美國的黃金儲備大量外流,對外短期債務激增。為瞭維護美元的穩定,美國在與黃金總庫成員國協商推出黃金雙價制和特別提款權,但並未從根本上解決特裡芬難題。

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宣佈美國實行“新經濟政策”,其核心內容就是美元與黃金脫鉤,美國不再向任何國傢兌換黃金,佈雷頓森林體系自此名存實亡。

第六次貨幣戰爭:拉美債務危機

由於飽受剝削和壓迫,拉丁美洲殖民地在18世紀末到19世紀初進行瞭獨立運動,但是民族獨立並沒有幫助拉美各國步入夢想中的生活,英國和美國取代西班牙和葡萄牙,成為奴役拉美人民的新的殖民主義者。

之後,美國利用芝加哥學派對拉美國傢進行的“新自由主義”輸出,這些經濟政策的確在短期內緩解瞭拉美國傢所受的經濟困境,但卻導致拉美國傢換上“外債依賴癥”。

1979年,美國收緊美元,不斷提高美國聯邦基金利率。由於無力償付債務,沒有償還的利息被計入本金再次計算,債務越積越多。到1985年底,債務總額上升到8000億美元,史稱“拉美債務危機”。

為瞭償還債務,拉美國傢開足馬力印鈔,這就造成瞭嚴重的通貨膨脹。1990年,拉美全地區平均通貨膨脹率達到1491.5%。

第七次貨幣戰爭:洗劫日本

對於美國來說,遊離於美國本土之外的巨額美元威脅到美國的國傢安全,必須予以大規模的消滅。消滅“敵人”必須先要找到目標,這些美元主要存在於各國政府的外匯儲備中,而日本則是當時外匯儲備最多的國傢。很不幸,日本就這樣註定要遭到美國的洗劫。

1983年11月,美國總統裡根訪問日本,他向日本首相中曾根提出調整日元對美元的匯率,以實現日元的國際化,並提議設立“日元-美元特別委員會”。美國支持日元國際化的背後,是以日元升值作為交換。

1985年9月22日,由美國財長主導,美、日、西德、英、法五國財長和央行行長達成“廣場協議”。

五國政府聯手幹預外匯市場,拋售美元,引發各國投資者拋售狂潮。通過這種方式美國大規模地消滅日本的外匯儲備。“廣場協議”帶給日本的並不隻是股市崩盤和房地產泡沫破裂,而是全面的金融戰敗。

第八次貨幣戰爭:歐洲貨幣危機

1991年12月,歐共體第46屆首腦會議在荷蘭的馬斯特裡赫特舉行,簽訂《馬斯特裡赫特條約》。在這份合約中,歐共體除瞭改名為“歐洲聯盟”外,還明確規定,最遲於1998年7月1日成立歐洲中央銀行,並於1999年1月1日實行單一的歐洲貨幣,即後來的“歐元”。

《馬約》立即刺激瞭美國人敏感的神經。如果在歐盟所有成員國內實行單一的歐洲貨幣“歐元”,那麼歐盟成員國內的交易將不再需要美元,而且歐盟強大的實力完全有可能支撐一個強勢的“歐元”。這是美國人難以接受的,必須盡可能地阻止“歐元”的誕生。

在聯合浮動匯率制和兩德合並為歐洲埋下匯率地雷後,加之國際資本的推動,芬蘭馬克、意大利裡拉、英國英鎊和法國法郎相繼“陣亡”,大幅度貶值。

第九次貨幣戰爭:亞洲金融風暴

1995年日元突然貶值,導致亞洲各國出口下降,經濟發展減速。為瞭繼續維持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東南亞各國采取瞭“引進外資”以推動經濟發展的策略。遺憾的是,東南亞國傢在90年代犯瞭拉美國傢十年前同樣的錯誤,大量的外資被用來制造經濟泡沫,或者被消費掉,這為國際資本集中獵殺提供瞭機會。

1997年7月2日,索羅斯麾下對沖基金對泰銖發動攻擊下,泰國央行彈盡糧絕,被迫宣佈放棄固定匯率制,實行浮動匯率制。泰銖的潰敗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外匯市場上東南亞各國貨幣拋售如潮。7月菲律賓對比索的大規模幹預失敗,比索開始大幅度貶值。8月,馬來西亞放棄保衛林吉特的努力。

對沖基金橫掃東南亞,並一路揮師北指。韓元最終淪陷,新加坡和臺灣也以“投降”而“茍全性命”。

歷史上的十次貨幣戰爭!

第十次貨幣戰爭: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嘯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在重創美國金融業的同時,殃及全球金融市場。隨後,次貸危機又演變為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嘯,許多國傢的金融、經濟受到嚴重沖擊,損失十分慘重。

而回顧這次事件,與其說是華爾街的貪婪與狡詐制造瞭危機,還不如說是美國國民的過度消費與選舉政治決定瞭這場危機的必然爆發。而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和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正是次貸危機的播種者,華爾街,不過是這場危機中被利用的工具與替罪羔羊罷瞭。

意外的是,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候美元竟然在屢創新高,這並不隻是因為歐洲的經濟比美國更差,更本質的原因是美元被大量回籠,造成全球性的美元緊張,可見美國通過美元霸權來洗劫全球的財富,其手段是何等“高明”。

這次“貨幣戰爭”的背後隱藏著什麼?

這兩場“貨幣戰”,還得從美國次級債危機引發全球金融危機講起。彼時,美聯儲實行瞭量化寬松,美債利率下跌,全球資本紛紛轉向經濟尚佳的歐洲。歐元區風光無限,市場上也紛紛出現歐元將替代美元的評論。然而好景不長,美國評價機構下調希臘等國評價,歐債危機被逐步引爆。“貪婪”的資本第一時間奔向下一站——新興國傢。

緊跟時代步伐的輿論界也轉向贊美新的“救世主”——新興國傢,高呼世界經濟能否復蘇就靠新興國傢瞭。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外媒再次拿出瞭捧殺的好手段:“救世主”們趕緊把邪惡的美元替代吧。結果自然是一捧一個準,沒過多久新興國傢經濟過熱的問題又被嗅覺敏銳的“資本大鱷”“發現”瞭。“熱錢”迅速地從新興國傢的股市及房地產撤離,俄羅斯、巴西等新興經濟體的經濟就此急轉直下。事事如此巧合,其中或許隱藏著什麼。

而被不斷爆出財政赤字、政府要關門的美國此時在這些“煙霧”的掩護下正一步步地恢復著經濟,當今年美聯儲放出退出量化寬松的風聲後,各國央行猛得“驚醒”。此時,歐元區原本有所復蘇的經濟頓時又出現瞭新問題,不得不繼續推行貨幣寬松政策,日本則在巨大規模的貨幣刺激政策的路上越走越遠,誰也不知道未來該如何收場。而新興經濟體中除中國尚能維持正常增長外,其餘各國早就為防止本國經濟陷入“衰退”忙得焦頭爛額。

回顧完這些,原本“裝可憐”拖全球下水的隱藏BOSS——美國終於暴露瞭。我們來梳理下“貨幣戰”的完整路徑:次債危機——全球金融危機——量化寬松——資本流向歐洲——美國評級機構下調歐元區幾國國債評級——歐債危機爆發、歐元大貶值——熱錢湧入亞洲等新興國傢——新興國傢經濟過熱出現泡沫——資本外流——新興國傢經濟危機浮現、貨幣貶值——美國就業率恢復、經濟好轉、退出量化寬松——全球各國面臨更多的資本撤離——各國不得不采取應對手段恢復本國經濟正常增長——資本回流美國。

在這個全球經濟不景氣,比爛的時代,美國經濟數據向好,作為世界頭號強國,對資本的吸引力是與無論比的。兜兜轉轉一圈,“嗜血”的資本在全球逛瞭一圈,賺足瞭利潤後又溫順地回到瞭美國。資本回流,進入美國各行業,進一步促進美國經濟復蘇,經濟進入良性循環。這就是美國同時引發瞭兩場”貨幣戰“卻表現得遊刃有餘的資本與底氣。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現在就好似拿著一輪寶劍,隨意揮舞就能使其他對手手忙腳亂一番。俄羅斯正好悲劇地成瞭美國試劍的第一站。而歐洲、日本及新興經濟體隻能寄希望於貨幣寬松使經濟復蘇。誰又能記起最初拖大傢下泥塘的是美國,當初歐元區、新興經濟體都曾風光無限?

歷史上的十次貨幣戰爭!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