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人人網;再見,陳一舟|深網

2018/11/14 来源:棱鏡深網

再見,人人網;再見,陳一舟|深網

作者:孫宏超 編輯:康曉

來源 | 深網(ID:qqshenwang)

從崛起、輝煌到衰落,從轉型、挽救到放手,十二年長跑後,人人網從此不再和陳一舟有羈絆。

2018年11月14日,人人公司宣佈其子公司北京千橡網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已同意將其所從事業務中的人人網社交平臺業務相關資產,以2000萬美元現金對價出售予北京多牛互動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此外,作為上述資產出售對價的一部分,Infinities Technology (Cayman) Holding Limited,一傢專為作為買方母公司而設立的開曼公司,同意按照雙方認可的7億美元買方母公司估值向人人公司發行相當於4000萬美元的股份。

而根據多牛互動方面的公告顯示,該資產除瞭社交網絡外,還包括人人直播以及增值業務,人人網將成為多牛傳媒旗下智能媒體矩陣的組成部分。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人人社交網絡平臺的月獨立登錄用戶數約為3100萬。

2011年5月,以人人網為主體業務的人人公司赴美上市,市值一度超過70億美元,陳一舟身傢超過16億美元。不過盛極而衰,人人公司上市後開始衰落,2014年其活躍用戶已經出現明顯下跌趨勢,在最近幾年裡,人人公司更是褪去瞭曾經所有的輝煌,試圖打造的社交商業帝國夢想也早已破碎。

半年前人人公司董事長陳一舟在接受《深網》獨傢專訪時表示,這種衰落是是“非戰之罪”、“人人網是輸給瞭發展趨勢”。但有接近陳一舟的相關人士對《深網》表示,人人在決策上的確出瞭一些問題:“在人人上市以後,陳更願意把精力放在如何擴大業務上,簡單的說就是如何快速找錢,而不是在社交領域做更多產品優化,這是一批高管在那個時間段先後離職的核心原因。”

一位人人原高管則表示,陳一舟實際是在試圖尋找人人公司的產品和人人網社交產品的耦合關系,“但坦白的說,當時人人公司的多個產品都有非常強力的競爭對手,如何讓社交軟件上的用戶嘗試其他的用品本來就是個難題,人人需要時間來找到合理的方法,可惜快速發展的競爭對手沒有給人人這個時間。”

此時陳一舟對人人網還抱著可以拯救的期許,在對《深網》表示人人網和圍繞人人網的各種流量變現業務之間的關系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同時,又表示,“直播(被攻擊很多的業務)和SNS的分離,目前已經在規劃中。”在問及未來人人公司的主要發展方向時,在二手車以及SaaS業務以外,陳一舟還堅稱人人網的盈利也是關註的重點。

最終促成陳一舟下定決心的或許是用戶表現出來的冷漠,三個月前陳一舟發表題為《人人網的明天,由你定!》帖子,內容回顧瞭人人網發展歷史,同時陳一舟也透露將會與人人網老用戶們進行交流,希望得到一些發展建議,但最終應者寥寥。

此次剝離社交業務後,對人人公司的總市值並不會產生太大影響,在今年6月的人人公司大分拆前,如以人人公司總市值減去其持有的其他公司股權價值,人人網的估值甚至接近負數。在甩掉社交體系後,人人公司會將主要精力專註於國內二手車業務以及在美國運營的Trucker Path業務和SaaS業務為代表的境外業務,同時人人公司仍計劃保持其紐交所上市公司的身份。

對於此次出售,陳一舟在朋友圈表示,“創業第一天就搞SNS,20年過去,長江後浪推前浪,現在終於交接力棒瞭。接棒的兩位同學,你們要好好幹啊!”

湖北第一聰明

作為中國互聯網行業中曾經的頂尖人物,陳一舟身上有著多個標簽,但多個接近陳的人士都曾先後對《深網》表示,“陳一舟最大的特質就是聰明。” 同鄉周鴻禕就曾經說:“湖北第一聰明的當屬陳一舟,雷軍第二,我第三。”不過這些相關人士往往在這個“聰明”之後會再加上一句:“有的時候太聰明讓他反而不願意做一些難的事情,這讓他很容易從低潮中爬出來,但也很難取得太大的成功。”

1987年,陳一舟考進瞭武漢大學物理專業,二年級轉入計算機專業,和雷軍做瞭同學。三年級時則轉入美國特拉華州立大學,繼續攻讀物理學,之後進入麻省理工學院讀碩士。工作兩年之後,陳一舟重返校園進入美國斯坦福大學,攻讀MBA及電機工程雙碩士。

和未來的創業生活相比,學霸陳一舟的校園生活是簡單而輕松的:“中學的時候非常舒服,下午基本不上課,出去打籃球、看書;上大學從來不上自習,很少上課。”在他看來,這是因為學習是可以找到捷徑的,但是創業沒有捷徑:“創業隻能埋頭苦幹,而且還必須做正確的事,如果方向不對,那就啥都沒有。”

1999年5月,陳一舟、周雲帆、楊寧創立瞭ChinaRen,這個宣稱“建造全球最大的華人虛擬社區”網站的消費人群定位在18到24歲的在校大學生。盡管因為互聯網泡沫讓ChinaRen最終被搜狐收購,但這個群體在未來成為瞭陳主要關註的對象。

2006年,陳一舟收購校內網(人人網前身,王興創立),這成為其社交帝國最重要的一塊奠基石;兩年後,軟銀等公司4.3億美元投資千橡集團,這筆融資在現在看來並不算多,但在當時卻是中國互聯網融資之最,甚至遠超幾個巨頭上市時的融資額。

這讓陳一舟在當時獲得瞭“目前未上市互聯網公司中最後一個大佬”的美譽,在遙遠的2011夏天,人人旗下已擁有社交網站人人網、遊戲公司人人遊戲、團購網站糯米網、在線招聘(商務社交)網站經緯網,並且投資瞭在線旅遊網站藝龍網,這個龐大的佈局被認為能夠讓用戶在社交網站上獲得所有的資訊與服務,從而建立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天下人人”這是陳一舟的夢想,直到微博和微信的先後出現。

據一位清華的本科畢業生描述,一直到2014年年底,人人網還在大學校園裡占據重要位置:“班級裡的一些通知會通過人人網的各種主頁君進行發佈,學校的學生想要瞭解學校的信息,也會通過人人網的相關學生賬號。”

不過這也是人人網在校園領域的最後一個陣地瞭,隨著2015年的到來,習慣微信的高中生們開始進入大學校園,這些年輕人從高中開始就接受老師在微信群裡發佈信息的模式,瞭解學校信息的渠道也變成瞭微信公眾號,這意味著大學陣地也終於宣告失守。

非戰之罪

直到今天,人人網大多數曾經的用戶仍然表示,對於人人網還是懷著感恩和甜蜜的回憶,陳一舟則表示,有很多他投資的公司的CEO在讀書期間都在用人人網,甚至連另一半都是通過人人網認識的。

人人網以及人人網代表的社交網站曾經改變瞭中國互聯網的一個時代,陳一舟曾經透露,孫正義和他對互聯網的判斷一致,“我們都認為真實的SNS是無線互聯網上最大的應用。”

在那個時代,人人網是青春時代無法抹去的記憶,層出不窮的小遊戲熱度和粘性甚至高於現在的“吃雞”、“跳一跳”。那時關於人人網的標簽是最近來訪、好友檔案,學術討論、政治爭執,人人網曾聚集瞭中國最有活力的一批學生群體。

也正是人們對大洋彼岸Facebook的向往,2011年青年節,人人網在紐交所上市,陳一舟身傢超過16億美元。此時的陳一舟意氣風發,從曾經的ChinaRen到後來的校內網/人人網,他成為瞭中國實名制SNS的先行者和領導者,這也被認為是PC時代網絡社交最先進的方式之一。

在回憶當年時,陳一舟表示通訊網絡在一個區域最終隻會有一個,這是鐵的定律:“在熟人社交上,我們打不過騰訊,也不應該去想這種可能性。人人網本質上是一個虛擬社區,每一個虛擬社區都會有最終消亡的一天,人人網現在已經13年瞭,這可能等於傳統行業裡面的50年。”

陳一舟更願意接受用“非戰之罪”來形容人人網的衰落:“人人網是輸給瞭發展趨勢,或者說是一些外界的因素。如果我們有現在的智慧和經驗教訓,我們應該會執行的更好一些,但是你說最終的結局會比現在好太多嗎?在這個事情上,我覺得從根本上來說,也不會好太多。” “事實是,中國有那麼多優秀的創業者,以前在SNS和各種基於PC的和移動的即時通訊,都出現瞭非常多的優秀公司,目前大傢還記得誰?”“未來一定會出現顛覆微信的通訊工具嗎? 也行會有,但我不會賭這件事。”

陳一舟坦承如果人人網曾經的經驗給中國互聯網帶來創業的經驗教訓的話,應該至少有三條:1. 計算平臺的大規模轉移對新公司是機會,對老公司是災難。2. 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戰勝機器,勤奮不可能戰勝網絡效應。3. 轉型比創業難,上市公司(徹底)轉型比上天還難。

多次轉型

面對社交網絡在國內的衰落,陳一舟選擇的應對方式是通過進一步挖掘社交關系來激活原有用戶:“人人網確實是在衰落,這沒辦法去辯解。但未來可能有一些新的機會,人人網還是能夠起到一些孵化的作用,畢竟人人網還是有一些可以激活的用戶。”

首先是移動互聯網最初的熱門:手遊。

2012年下半年時,人人遊戲曾經在IOS遊戲榜單的前十位中占據九位,此時人人遊戲的收入已經超過瞭人人廣告的收入,成為人人公司營收的支柱,估值甚至高達數百億元。但隨著蘋果提升監管體系,人人遊戲旗下的多款遊戲就在App Store被下架。一位人人遊戲的前員工對筆者表示:“當時人人遊戲對運用刷榜模式非常嫻熟,但對於正常的推廣模式沒有任何儲備,也並未儲備足夠的遊戲研發團隊。”

在手遊的嘗試宣告失敗後,人人公司的另一個內部挖潛則選擇瞭移動互聯網的另一個風口:直播。

2016年第二季度,人人公司正式啟動直播業務(人人直播),並在首頁推送熱門直播,陳一舟還宣佈將拿出價值300萬的人人股票獎勵優秀主播。在這樣的投入以及市場熱潮推動下,人人公司的直播業務獲得瞭迅速成長。數據顯示,人人公司第四季度互聯網增值服務收入為1450萬美元,較2016年同期增長34.7%,增長的原因主要由於人人直播的收入增長。

不過這樣的轉型引發瞭老用戶的不滿,人人網在App Store上的評分一路走低,有留言表示:“人人網有很多大學時候的回憶,而不是現在這個德行。”有的留言則更加直接:“那些個直播都是什麼玩意?”有人人網的忠實用戶表示:“在去掉時間軸以後,我對人人網的最後一絲眷戀也不再存在瞭。”

目前,打開人人網PC端首頁,會直接被強制跳轉到人人直播熱門頁面。而用戶隻能通過點擊左側側邊欄中的“新鮮事”,才能進入以前的人人網首頁,並瀏覽好友發佈的內容。

“直播和SNS的分離,目前已經在規劃中。”對於這些意見,陳一舟如此回應。

內部挖潛基本失敗後,投資也成為瞭人人轉型的重要渠道,其中最典型企業是Sofi,人人公司分別在2012年9月、2014年3月以及2015年1月和10月多次參與Sofi融資,共花費2.4億美元。這傢金融公司主打P2P學生貸款服務,SoFi平臺上資金的出借人是名校的校友們,在借錢給學弟學妹同時,還可以給這些學弟學妹提供事業、工作上咨詢和幫助。在投資Sofi後,人人公司在2014年底開始佈局互聯網金融業務,上線大學生分期購物平臺“人人分期”。

另外一個投資則是二手車,2014年時人人以7500萬美元購買國內二手車電商交易服務平臺車易拍20%的股權。2017年陳一舟開始發力二手車銷售和金融業務:“中國二手車市場井噴式發展,我們希望在未來幾個季度中,二手車業務能繼續夯實基礎,在二手車領域獲得更好業績。”

人人公司在海外的SaaS佈局也和收購相關,“我們的海外SaaS業務也是通過投資對國外某些垂直的行業建立瞭解,一步一步走出去的。”據陳一舟介紹,目前人人公司的海外業務主要集中在房地產和貨運這兩個垂直行業。此前人人公司曾投資香港同城貨運及物流平臺GoGoVan、美國房產眾籌鼻祖公司Fundrise,去年年底人人公司更是全資收購美國最大的卡車社區平臺Trucker Path,這些投資和收購最終演化成人人公司的重要轉型。

海外拓荒

和其他互聯網大佬不同,陳一舟是一個有著強烈投資回報觀的CEO:“隻要有證據證明這個東西值錢,我一定會賭!”他更習慣帶著財務回報的目光來看自己的公司,這或許和陳一舟曾經的創業失敗有點關系,“吃過虧,所以會更加謹慎,因為害怕失敗。教訓之一是荷包裡一定要有足夠的錢,第二是不要盲目隨大流。”

顯然在二次創業的時候,陳一舟荷包裡有足夠的錢,他對《深網》表示充分的創業經驗將幫助人人公司重新出發:“有人說我們做新業務是土豪創業,不融資,有足夠的資金,成功率也高。但是現在回想起來也不一定高,轉型是一個非常難的事情。人人網轉的非常厲害,從一個B2C的業務,變成國內的O2O業務和海外的B2B軟件業務,這基本上就等於重新創業瞭。”

未來人人此前的投資項目以及人人網全部從原有體系分拆剝離後,陳一舟將專註兩個創業項目:開心二手車和美國SaaS業務。

二手車電商目前在國內處於三足鼎立狀態:瓜子、優信和人人車,和這三傢平臺不同,人人公司旗下的開心二手車業務主要面向高端二手車。對於二手車業務來說,陳一舟自稱自己扮演的是戰略和財務上的角色,平時的運營則交給公司的COO劉健來運營:“二手車業務目前是紅海,可能未來會變成紫海,但這個業務目前已經上瞭正軌,未來也會成為人人公司重要的經濟來源。”

目前陳一舟的主要工作重心放在海外SaaS業務,“在美國主要是抓銷售,賣軟件,跟馬雲剛開始幹的事差不多。海外市場其實並不關註人人公司怎麼樣,隻關註你產品怎麼樣,國外的客戶非常現實。”

首先是互聯網運輸,陳一舟對《深網》表示,“當時Uber很火,我意識到交通行業在無線時代會被顛覆,比如卡車運輸,“司機的智能手機通過一個應用就可以知道車輛的位置、貨物的數量、配送路程以及時間,整個卡車運輸的模式將產生顛覆性改變。”陳一舟聯系上瞭後來被人人公司全資收購的Trucker Path,當時這傢公司已經有瞭幾萬個卡車司機用戶,陳是第一個找上門的投資人。當面對創始人的疑問時,陳一舟表示,“我在美國當學生的時候,每個星期都要幫我大舅開卡車,我瞭解美國卡車司機的生活狀態。”在房地產方面,人人公司是通過投資地產金融公司,瞭解到美國房地產行業的科技創新機遇。

在結合瞭幾個投資方向後,陳一舟將在美國重新創業的方向瞄準瞭以房地產和交通運輸業為突破口的SaaS,主要方式依然是投資:“人人公司通過投資國內外SaaS公司,學習瞭SaaS業務的增長模型和銷售方法,我們的每一個內部新業務的產生,都是通過投資先行學習行業的本質規律,再結合公司本身的能力圈,在市場足夠大並有可能建立長期競爭壁壘的條件下進入的。”

陳一舟的一位朋友告訴《深網》,“他是兩次互聯網大潮中的幸存者,即使被打到谷底,還是能爬出來。”不過,過去幾年陳一舟更多證明的依然是自己的投資能力,無論是二手車還是SaaS業務,陳一舟要想憑此復興人人顯然會困難重重。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