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案件記實錄:中國十大悍匪之二“東北二王”

2018/11/14 来源:詭夜說
中國案件記實錄:中國十大悍匪之二“東北二王”

東北二王是誰?可能現在很多的80後90後都不一定知道,東北二王曾經是東北二王特大殺人案的主犯,先後用槍支手榴彈打死9人打傷9人,在80年一度引起恐慌,給中國社會造成很大的危害,下面就來給大傢講講東北二王的故事。

東北二王是誰?

中國案件記實錄:中國十大悍匪之二“東北二王”
中國案件記實錄:中國十大悍匪之二“東北二王”

“二王”即王宗坊和王宗瑋兄弟倆,沈陽人,新中國第一張懸賞通緝令上的通緝犯,震驚全國的大案“東北二王特大殺人案”的主角。從1983年2月12日二王在沈陽犯下第一起命案至9月18日被警方擊斃的七個月之間,‘二王’憑借槍支和手榴彈打死打傷公安執法人員和無辜百姓18人(打死9人傷9人),五次逃脫警察的追捕。二王逃亡期間,謠言迷漫全國,給民眾帶來一定的恐慌。

王宗坊,在王傢3個男孩中排行老2,小學時代就是混跡與扒手之間,1974年與1975年先後兩次因盜竊被收容審查。1979年在沈陽是大東區遼沈衛生院工作時,又因盜竊被判刑3年,案發時出獄不久。

王宗偉,排行老3,表面上比老二老實。他1976年12月參軍入伍,1980年復員,平時舉止文雅說話和氣。實際上,1976年冬他參軍前,就與王宗坊一起從沈陽大北監獄盜竊瞭3支手槍。復員時,他又私藏帶回大批子彈,還在行李卷中夾藏瞭5顆手榴彈。

1983年東北二王特大案件經過:

1983年2月12日,沈陽風景區小河沿北岸的解放軍某部醫院。由於是大年三十,中午軍醫院在院內俱樂部裡給全院職工放映電影,所以軍醫院的大樓、松林、院落一片寂靜。就在這個時候,兩個青年人,悄悄地走進軍醫院的大門。推著自行車的小個子走在前面,一身空軍打扮,戴個口罩的大個子跟在其後十幾米,他們奔軍醫院的小賣部走去。

吳永春見這兩人十分陌生,正感納悶之際,軍醫院政治部副主任周化民迎面走來。吳永春馬上向他匯報瞭這個情況。周化民聽瞭吳永春的匯報,立刻警覺起來,問:“那兩個人在哪兒?”吳永春看到的大個子青年站在俱樂部門前,剛才穿著的黃軍裝上衣,已換成瞭藍上衣。那聳著的肩膀和插在褲兜裡的手,以及不合身的短小上衣,使他看起來十分可疑。

周化民仔細地打量瞭一下高個子,他身體瘦長、有點駝背。冬瓜長臉細瞇眼睛單眼皮,兩邊眼角往下耷拉著,說話輕聲細語。大個子將左手從褲兜裡抽出來,右手仍在褲兜裡紋絲不動。他慢慢掏出一個保密廠的入廠通行證,把它交給周化民。通行證上沒有工廠名頭,隻有姓名、年齡、職務、車間等欄目,上寫:王宗瑋,26歲,工人,六車間。吳永春突然想起失蹤的小個子,便轉身走出大樓,鉆進停放在俱樂部門前的一輛吉普車裡,透過車窗,掃視著大院。

不一會兒,迎面來瞭一個身著空軍服裝的騎車人,紅帽徽、紅領章。吳永春以為他是內部人,沒有引起註意。奇怪的是這人竟在院子裡繞起圈子,並且一個勁地左探右望。“是那個換瞭上衣的小個子。”吳永春立即從車裡躥出,一下子將小個子攔腰抱住。這突然襲擊,嚇得小個子將自行車摔在地上,掙紮著喊叫。

吳永春低頭看到小個子手拎的黑提兜裡露出整裝的鳳凰煙和一個鉗子把,立即想到這個小子可能偷瞭小賣部。恰好軍醫院教導員劉福山走進大門,於是連同趕來的炊事員老王,一齊將小個子拽到門診大樓。進瞭大門,一陣吵吵嚷嚷,驚動瞭在外科診室盤問大個子的人們,大傢蜂擁而出,都奔小個子而來。大個子也乘機溜到門口,一直看著人們把小個子推進外科診室隔壁的住院處辦公室裡。這時周化民把愣在門口的大個子推回外科診室。房間裡隻剩下周化民和大個子兩人。

此時醫生孫維金、司機畢繼兵、助理員盧文成和工人李作舟等都聞訊趕來。劉福山將小個子用曲別針臨時別在領子上的領章拽下來,再把拎包打開,往桌子上一倒,除3條鳳凰牌香煙外,還有1把鉗子,還有1000多元現金、30包味素,以及作案用的錐子等。小賣部的人員趕來確認,這些錢和物品是從小賣部偷出來的。劉福山示意搜身,吳永春和畢繼兵扭住小個子胳膊,搜他的上衣口袋,劉福山摸他的前胸,突然像是摸到什麼。吳永春見劉福山臉色驟變。這時,小個子突然全身顫抖,發出野獸般的“嗷嗷”聲。

此時從外科診室裡突然傳出“砰砰”幾聲槍聲,住院處裡的人一愣。盧文成快步走出住院處,想要看個究竟。一出門,就被手拿五四手槍的大個子擊倒在地。劉福山一看情況危急,便喊著:“壞人行兇,趕快對付!”一個箭步躥到房門旁邊,操起一人高的掛滴流瓶用的鐵架子,隱蔽起來。孫維金急忙抓起電話筒,向保衛部門報告情況。大個子猛地推門進來,向正在打電話的孫大夫舉槍便射,孫維金倒在地上。隱蔽在房門後的劉福山舉鐵架砸向大個子,大個子一斜身子向劉福山開槍。劉福山被子彈擊中,慢慢地倒在血泊中。

吳永春和畢繼兵此時始終抓住小個子不放。由於小個子被揪在前邊,大個子不便射擊。如果就這樣僵持下去,也許兇犯很難再有什麼機會,但剛入伍的畢繼兵經驗不足,突然撤身要尋武器,被大個子抓住機會擊中,吳永春也由於主動出擊露出破綻被一槍擊中。脫身後,小個子說:“這小子沒死,媽的,他最壞,再給他一槍!”

“砰”,又是一聲槍響!過瞭一會兒,吳永春掙紮著爬起來,低頭一看,他臉上、身上滿是鮮血,一顆子彈穿透他的兩頰,一顆子彈從脖子射進。他用帽子堵住漏氣的喉管,艱難地走出大樓,拼盡力氣嘶啞地呼喊:“快抓賊呀!快抓兇手呀!”

下午1點10分:沈陽市公安局大東分局接到報案電話。局長和刑警隊政委、隊長帶著刑警和武警,分兩批先後於1點25分和1點35分到達現場。下午2點10分:沈陽市公安局刑警大隊派出追擊小組,沿路訪問群眾,追捕兇手。幾分鐘之後,遼寧省公安廳和沈陽市公安局的領導也都趕赴現場。

公安人員立即對現場進行瞭勘查,從兩個房間和走廊裡,共發現13枚五四手槍的彈殼。周化民、劉福山、孫維金、畢繼兵四人身亡。吳永春、盧文成、李作舟三人重傷。現場,拾到大個子扔下的一個黃挎包,包裡有一把鉗子和一把螺絲刀。隨後在李作舟手裡找到長方形的藍色“通行證”一張,上面貼著一張面色陰沉的人頭照片,旁邊寫著王宗瑋的名字。目擊者證實此人正是兇手。

下午3點30分,另一個小個子的犯罪分子也被確認,他就是王宗瑋的二哥,刑滿釋放分子王宗坊。警方當即派人去車站、交通要道阻截。但由於查證時間的浪費,貽誤瞭寶貴的戰機,30分鐘前,“二王”已躥上瞭南下的列車。

東北二王逃竄過程:

2月15日晚9時,四十七次列車員及乘警檢查乘客行李,發現一個黑色提包內藏有手槍,當乘警查問王宗方時,王宗偉開槍開槍打傷乘警,乘火車緊急停車時,“二王”跳車逃跑,地點在湖南衡陽南30公裡的西裡坪。

2月17日,衡陽冶金機械廠幹部伍國英等人去看新分到的樓房,發現房內有兩人在吃東西,並看到其中一個人隱藏在兜內的手槍。伍國英馬上下樓報告。“二王”尾隨下樓,搶奪一輛自行車逃跑,打死瞭追趕的張業良,打傷蔣光熙、李瑞玲、劉重陽三人,在衡陽警方設卡堵截之前逃脫。3月3日,“二王”潛入湖北武漢第四醫院理療室,準備在此過夜。醫院實習女醫生周建媛來取東西,被“二王”打昏。

3月25日上午10時許,“二王”各騎一輛自行車一前一後,經過武漢岱山檢查站。值勤民警李信巖、民兵熊繼國在對王宗方檢查時發現問題,將其帶到房內審問,發現王宗方身上有槍。檢查站站長王雲即掏槍指著王宗方,李、熊扭住王犯,另一個人陳震尖繳下王宗方的槍。這時,騎車在後的王宗瑋突然闖入檢查站,連開10槍,打死民警王雲、李信巖,工人熊繼國、陳震尖四人,並搶走王雲的手槍。“二王”由檢查站行兇逃竄後,又與聞聲而來的岱山派出所民警發生槍戰,“二王”邊打邊退,遇上騎車經過這裡的武漢工人詹小建,王宗偉開槍打死詹小建之後,“二王”奪車逃竄,從武漢消失瞭蹤影。

8月29日下午,“二王”流竄到江蘇江陰市,搶劫瞭市百貨公司營業款二萬餘元後逃跑。

擊斃東北二王過程:

王宗坊從暗處向吳增興連開五槍,吳增興當即身中三彈。透過眼鏡片,他看到那個佝僂的黑影在草叢中蠕動。天空、大地在旋轉。他搖晃著身子,忍著腹部劇烈的疼痛,穩住身體,舉起壓滿子彈的手槍,對準草叢中那黑色的、幽靈般的罪犯。四發子彈呼嘯著從吳增興的槍口射出。緊接著,二中隊班長曹學禮等人,還有從側面趕來的撫州支隊的戰士,同時集中火力向王宗坊射擊。一道道火舌噴出槍口,罪犯王宗坊身中8彈。

困獸猶鬥,王宗坊倒在血泊中依舊開槍拒捕。二中隊代理排長劉水明沖上前,補瞭一槍,擊中對方左肩,子彈從右臂貫穿而過,從罪犯掌心穿出。陳閩和王海將身負重傷的吳增興抬到山下。與此同時,王宗坊也像條死狗一樣被人拖下來。此刻,正是9月18日下午6點40分。

“二王”的屍體被停放在山下,那瘦癟的形象不堪入目,長須長發,皮色灰白,腳板上累累孔洞;幹燥的皮膚緊繃著棱角突出的骨頭架子。小個子王宗坊的體重大約隻剩下七八十斤,一個公文包綁在腿上,內有13萬元人民幣。後經法醫檢驗,兩犯胃裡卻是空空如也。

公安部迅速通過電話向中央領導同志報告:已經擊斃“二王”。中央領導同志審慎地叮囑:“要驗明正身!”被擊斃者確是“二王”,證據確鑿:小個子罪犯屍體的指紋,與公安部通報的王宗坊犯罪前科指紋,核對無誤;

大個子罪犯屍體的上牙第四、五、六、七顆牙齒,鑲瓷牙白合金套,符合王宗瑋牙齒特征;

二犯身高、體貌與“二王”照片和檔案材料記載一致;

二犯所攜筆記本上的字跡,經鑒定是王宗坊、王宗瑋所書寫;

至此歷時數月的千裡大追捕,終於劃上瞭句號。

标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