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願當白種人奴隸,北非的摩爾人為何不願廢除蓄奴傳統

2018/11/27 来源:史料不輯

隨著國際貿易的蓬勃發展,普通老百姓也能經常接觸到一些有趣的外國民族,比如最近幾天在網上傳得比較火的“摩爾人”。他們曾經統治西班牙長達800年之久,然而今天卻以蓄奴而聞名全球。

伊斯蘭教自誕生起就爆發出瞭強大的生命力,在阿拉伯半島站穩腳跟後,公元8世紀初又進一步傳到北非。北非土著不僅將阿拉伯語當做母語,還與阿拉伯人共同孕育出“摩爾人”。

甘願當白種人奴隸,北非的摩爾人為何不願廢除蓄奴傳統

摩爾人雖然是穆斯林,但這一詞卻出自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公元5世紀到8世紀,統治西班牙的西哥特王國實行“共和制”,國王由選舉產生,不能世襲。西哥特國王為打破限制,便邀請直佈羅陀海峽對面的摩爾人前來助拳。

八世紀的阿拉伯帝國戰鬥力可以用“令人發指”來形容。在星月旗的指揮下,北非總督穆薩經過幾次試探性的攻擊發現,西哥特人根本就是紙老虎,於是有瞭征服西班牙的想法。

甘願當白種人奴隸,北非的摩爾人為何不願廢除蓄奴傳統

公元711年,摩爾人名將塔裡克率領300騎兵和7000步兵的先頭部隊渡過直佈羅陀海峽。由於對手太弱,塔裡克從前鋒變主力,一路打進西哥特人的首都托萊多。穆薩隨後又繼續向北進軍,僅用三年的時間就占領瞭西班牙,

摩爾人對西班牙的統治維持瞭長達800年之久,在這期間,原本僅是西班牙對非洲穆斯林稱呼的“摩爾人”逐漸成為他們民族的名稱。一般來說,摩爾人分為兩個群體,即白摩爾人和黑摩爾人。白摩爾人又被稱為“畢丹”,由“武士”和“聖人”兩個群體組成。

甘願當白種人奴隸,北非的摩爾人為何不願廢除蓄奴傳統

武士為哈桑人,膚色較白,為阿拉伯後裔;聖人則是伊斯蘭化的本地柏柏爾人,他們的膚色較暗。在傳統的摩爾人社會裡,聖人要向武士交納供奉,提供精神服務,武士則報之以人身和政治上的保護。不過經過長時間的通婚,兩者之間的界限早已模糊。

北非主要以白人為主,黑摩爾人實際上是摩爾人在擴張中捕獲的南方黑人奴隸。在成百上千年的同化教育下,他們雖然膚色黝黑,但卻對摩爾人的身份產生瞭強烈的認同感。

甘願當白種人奴隸,北非的摩爾人為何不願廢除蓄奴傳統

黑摩爾人內部又分為三個等級,第一是阿得佈,他們是臣民,地位較高;第二是自由的奴隸;第三是沒有自由的奴隸,他們叫做“哈拉丁”。

摩爾人主要分佈在今天的毛裡塔尼亞,二十世紀初,法國人將毛裡塔尼亞變為殖民地後,逐漸取代瞭哈桑人“武士”的作用,同時又將非洲南部的黑人納入統治之中,這位日後的種族矛盾埋下瞭隱患。

白摩爾人從剝削階層變成瞭勞動者,但很多人傢中仍保留有奴隸,為他們放牧、耕種和打理傢務。黑摩爾人長期接受白摩爾人的“馴化”,在經濟上對白摩爾人高度依賴,同時對非洲黑人抱有很深的蔑視和敵意。

甘願當白種人奴隸,北非的摩爾人為何不願廢除蓄奴傳統

白摩爾人也經常利用這種心理,讓黑摩爾人打壓非洲黑人,從而使得兩個黑人族群的關系始終劍拔弩張。從1905年法國人第一次宣佈廢除奴隸制起,毛裡塔尼亞發動瞭無數次廢奴運動,但均以失敗告終。

1994年,美國的反奴隸組織認為毛裡塔尼亞仍有9萬多黑人奴隸,還有3萬多獲得自由,但依舊生活在主人傢中的奴隸。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白摩爾人早已不再使用“奴隸”二字,而是改用“我的學生”,但是所人都知道“學生”二字指的是什麼。

标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