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食話:我媽包的菜餡兒蒸餃

2018/12/05 来源:青梧傢的飯堂

老傢的房子靠著山,空置瞭幾年,媽就抽空將院子裡的土翻瞭翻,初秋時除瞭草種瞭一園子的蔬菜,如今隆冬將至,園子裡的青菜、香蔥、青蒜還有芫荽都齊刷刷長得滿滿的,印在眼裡都是一片鮮綠。媽說,這些菜都是未打過農藥也沒怎麼施肥,全是靠天收的。果然是佛系種菜。

昨天剛去園子裡摘瞭些菜回來,趕上周末放假,媽便洗瞭一大筐菜晾著,說是晚點包點菜餃兒吃。我媽說的菜餃兒不是水餃,而是長約一指甚是豐腴的菜餡兒蒸餃包。常人大約吃三到四個再添一碗粥便飽瞭。

早些年的時候,傢裡條件不好,我媽便帶著當時剛上幼兒園的我在街邊擺攤兒賣煎餃,那時候是在小縣城的中心商區,方圓幾裡地的人都對我媽做的鍋貼煎餃大為稱贊,所以我媽的手藝大約也是從那個時候攢下來的。

今日早起,媽從菜市場上提來瞭一袋昨日跟賣肉的老板預約好的豬板油,水洗之後切成小塊,置入鐵鍋,小火慢熬著豬油。豬油炒菜向來都比尋常的菜油要香一些,還可以拿來做陽春面的湯底,而練過豬油的油渣才是好寶貝。

下午用料理機將控幹水的青菜、泡發的香菇、溫水泡軟的粉條,連著蔥薑末一塊打碎,然後拌上調味品,便是這菜餃兒的餡料瞭。然後是和面,這菜餃兒的面皮是用未經發酵的面團做的,在中原地區被俗稱為“死面”,跟發面相對。我媽說,這“死面”和的時候最好先用熱開水將面燙一下,這樣做出來的面皮蒸好後入口軟而筋道,不會板。

於是乎,我便一邊看她做著,一邊用手機碼著手賬。媽包的菜餃兒比市面上賣的要大一圈,餡料十分實在,包出來的餃包甚是豐腴,略顯憨厚。包好後放在籠屜裡,下面帶瞭一鍋紅薯糯米粥,大火煮開後,轉中火再蒸個一刻鐘便好瞭。

熄火後先別急著掀開,燜個幾分鐘再拾掇出來。我媽又囑咐瞭一句。

燜個幾分鐘出來的菜餃兒表皮光滑,香味撲鼻,下面帶著的粥也是紅薯軟爛、米粒開花,糯糯的一碗粥配上幾個餃包,便是冬日裡最溫馨的傢常晚飯瞭。

吃飯的時候,我媽又把常掛在嘴邊的話說瞭一遍。

她說:你喜歡吃我做的什麼就都學著些,往後你要是出門在外想起這一口瞭,也能自己做,不至於餓著,再往後等我們老瞭,不在你身邊瞭,你到時候想吃可就吃不到瞭……

在父母的認知裡,孩子長大瞭都是要遠遊的,

而在我們的認知中,從踏出傢門外出的那一天起,父母便開始瞭漸漸衰老的過程。

标签: , , , ,